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丁香文學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丁香.祝福祖國]其實我們都是一棵小草(散文)

編輯推薦 [丁香.祝福祖國]其實我們都是一棵小草(散文)


作者:風子九天 秀才,2924.6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418發表時間:2018-11-16 14:31:08
摘要:以草喻人,大家都是蕓蕓眾生,要互相關愛。

搬進這座院子時,剛入秋。
   園子很新,到處都是新翻的泥土。瓦是新的,墻也是新的,連澆筑的一條條水泥道兒,也都新得不像樣。院子里,沒有樹,也沒有草,只是光禿禿的那種新。
   以后,我就是這個園子的主人了?我對自己說。可我不敢確定。
   樓房很多,前前后后七大排,大小房舍三百多間,光衛生間就有一百多個。管后勤的,是一個高個子年輕的小伙子,不到三十歲。聽說縣政府里有親戚,方才不費勁地做到了這個位置。第一次見我,極不熱情,仿佛感覺我是來搶他飯碗似的。
   那天。第一句話,他是這樣跟我說的:*局長說,我們這里不養閑人。第二句話說:我是讓你來干活的,不是讓你來管事的。然后,交給我一個厚厚的本子。本子里是密密麻麻的表格,還有一條條苛刻的要求和檢查事項。然后冷淡地跟我說:辛苦你了,從今天起,你每天早上八點上午十點下午三點和晚上五點,分四個時段去檢查各個樓層、各個房間以及各個衛生間。凡是能去的地方都要去。看看有沒有漏水的,有沒有不干凈的,有沒有遭破壞的……每一次檢查,都必須要做好詳實記錄,沒問題要寫,有問題更得寫,每天下班的時候交給我看。這么大的一個院子,這么多的房間,一間間查,一處處記錄,緊跑慢跑都要兩個時辰。我知道,這個人故意想讓我知難而退,更多是想趕我走。當時,我跟自己說,別介意,一切都會過去。
   那人很狂,是我第一次見。有句話說得好,天狂有雷,人狂有禍。這個世界,不怕你會狂。
   那天,我接受了這個人安排給我的苛刻的任務。
   沿著一層層樓道走,然后沿著一條條水泥道走。走累了,我就站在四樓的陽臺上往下看。園子很靜,靜得連一絲風聲都沒有。每天圍著這個園子上上下下要轉十多圈。時間長了,忽然就覺自己是一只孤單的鳥兒了。鳥兒該停留在樹上,這里并沒有我要棲息的樹。我似乎有些兒厭倦,然而不能厭倦。未來,這里可能就是我新生的家了。盡管我有些懷疑。
   空曠,是這個園子給我的第一印象。然后是一陣陣刺鼻的氣味,還有一張張去去來來陌生生的臉。
   希望這是個滿長著花草的園子,然而,我很失望。好長一段時間,這里不但沒有草,更是沒有樹,也沒有我熟悉的從前。
   寂寞里,我開始學會遙望夕陽了。夕陽下山,我將要躲回我的巢。回去巢里,我能在一夜的安靜里寫我的文字。我不能沒有文字,沒了文字,我可能就會干涸而死。第二天,天不亮又回到那個院子,回去再走那一條條道。一條條道,走到黑。
   開始,我對人家笑,人家似乎還要懷疑。后來,我一直對人家笑,真誠似乎才被接收。其實,笑是能傳染的。原先認識我的人,說我不會笑。不想,我笑起來,也一樣是那么好看的。
   秋一天天深,園子里,開始生出了一些草,又栽了一些樹。入了冬,它們都不死。原以為,那些草和樹,該是春天才發的芽,夏天才開的花。不想,冬天要來了,它們竟能長得這么好,花開得這么好。我開始喜歡它們了,我欣喜那份倔強著的生命的綠,還有茁壯。原先我住的那個院子里,是不長草的。一經發現有草兒,從墻角某個縫隙里鉆出來,就令人將它們一棵一棵地拔了去。偌大一個院子里,連一棵草都不讓生長。我開始可憐起那些草兒了,就覺對它們有太多的歉疚。都是生命,都來自泥土,那些年為何偏要剝奪它們生長的權利?想來,人真是有些兒太自私和殘忍。
   走著走著,不小心,就從秋到了冬。原以為,時間一直很漫長,不想偏過得那么快。
   三四個月過去了,冬天開始有冬天的樣子。我沒有自己的辦公桌,也沒有自己的辦公室。我注定是一個要漂泊的人。
   中午累了,我就搬一條破小凳子坐在四樓的陽臺上曬一會兒太陽。天很藍,太陽很暖,我相信人世間有太多的美好會撲面來。
   往日,我是不喜歡冬天的,因為它的冷。到了現在知天命的年齡,反倒越來越喜歡了。沒有別的原因,我就是喜歡冬天的簡凈。因為簡單,才覺生命少了幾分厚重與刻薄。
   從高樓走下來,直奔那些草而去。我開始回到塵埃里。
   沒想到,塵埃里開出的美好,竟都那么鮮鮮亮亮的好看。我不要踏著它們,它們一樣是生命啊!
   好多年,沒這樣認真地看過這些草們了。看著,一陣陣親切撲面來。綠油油的味道,潤過我的喉與心跳,直通我的血脈。這些,不都是我小時候見過的花花草草嗎?它們來自我的家鄉啊!扁扁草,毛姑苃,怯怯牙,小腳葦……多質樸的名字,我依然記得清晰。那些名字,多像我兒時的乳名。雖然樸素了一點,可叫起來仍然親切。在這新翻的陌生的泥土里,他們偏長得如此茁壯。太多年沒有見,久違的,讓人想流淚。有的開了花,是鳳苗秧樣的花,是牽牛一樣的花(故鄉長得最繁茂的一種花),和小時候一樣。這么多年,我怎么竟沒有再想起它們來呢?是我疏遠了它們,還是它們疏遠了我?
   小時候,沒有一日要離開那些草兒。即便晚上睡在打麥場上,睡在石板墩砌的小橋上,周遭也都是嫩嫩的青草味,花香味。那些草兒,是我們年少里,不可或缺的一份美好。在草地上,翻跟斗,撂螃蟹;在草地上,搖風車,捉螞蚱;在草地上,誦兒歌,唱《我愛北京天安門》......真想回到從前去,重溫那一段兒時的簡單與美好。
   冬天來了那么久,仍不見草兒們要枯萎,更不見它們要哆嗦。我真真地佩服起它們來了,佩服它們的果敢與堅強。沒事的時候,我總在想,這個新翻泥土的園子里,怎么會生長出那么多的草兒呢?
   風里,一只小兔子依偎在草叢里,傻傻地看我笑。走過去,它不跑,等著我去撫摸它。好幾天,小兔子都在那兒一邊吃草,一邊溫情地看我笑。人啊!有時候竟不如小畜生。
   累的時候,就去看看草們,看看樹們,它們很歡迎我。新翻的泥土里,它們依然鮮鮮亮亮的,這是我好多年來,見過的最有性格的草兒。寒風里,它們總昂著頭,活成自己的模樣,活成一種幸福狀。
   生命長河里,我們何嘗不都是一棵小小草啊!
  

共 2255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風子九天老師,借一個普通的管理廁所樓道的底層老百姓的眼去看這個世態炎涼的世道,一個年紀剛三十左右的年輕人,僅僅仗著縣委里有他親戚,就對最普通沒有背景的“我”吆五喝六的!而動物植物之間卻能相親相愛,兔子雖然吃草,可有時也依偎在草的懷抱里,它與草之間卻能互相憐惜!兔子與“我”也很親密,它“傻傻地看我笑。走過去,它不跑,等著我去撫摸它,好幾天,小兔子都在那兒一邊吃草,一邊溫情地看我笑”。最后“我”不能不感慨“人啊!有時候竟不如小畜生”。作者想借此表達,人和小草其實沒有什么區別,不要把自己看得多了不起,不要那么狂妄,更不要狗仗人勢,我們都和小草一樣平凡,都是可憐的,大家生存都不容易,為什么我們不能相親相愛,互相扶持呢?為什么要去踐踏那些比我們更弱小的生命呢?作者站在弱者的立場,為那些和小草一樣弱小的生命鼓與呼!謝謝老師賜稿丁香,傾情推薦閱讀![丁香編輯:嘉禾]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嘉禾        2018-11-16 14:33:38
  九天老師有悲憫情懷,愿意為底層人民鼓與呼!
2 樓        文友:嘉禾        2018-11-16 14:34:50
  作品主旨意蘊深厚,值得大家品味。
3 樓        文友:嘉禾        2018-11-16 14:36:36
  希望九天老師多多賜稿丁香,祝老師創作愉快,佳作豐碩!
4 樓        文友:嬌嬌        2018-11-19 19:22:33
  一棵可敬可愛的小小草,純凈,無私。我們要學習小小草兒,活成自己的模樣,活成一種幸福!
嬌嬌
5 樓        文友:嬌嬌        2018-11-19 19:24:23
  風子哥文章描寫好美,給人深思,讓人心中豁然開朗!…… 謝謝您!敬茶!祝冬安!
嬌嬌
6 樓        文友:嬌嬌        2018-11-19 19:25:18
  感謝嘉禾姐姐辛勤審稿,辛苦了!敬茶姐姐!
嬌嬌
共 6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