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為愛守護(戲曲)

編輯推薦 【曉荷】為愛守護(戲曲)


作者:山外青山 童生,616.56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847發表時間:2020-02-24 11:18:32
摘要:劇情簡介 防疫救治進入嚴防階段,為了有效地防控各村都采取了必要的管理。松樹坪村口設了出入關卡,這天傍晚春梅值班,外出打工的丈夫回來了,為了守衛這片凈土,守衛對家人對村民的爰,拒絕丈夫異地歸來進村,與丈夫和婆婆發生了矛盾,戲由此展開。 愛是生命的靈魂,真愛,大愛賦予了生活的美好和幸福。


   劇情簡介
   防疫救治進入嚴防階段,為了有效地防控各村都采取了必要的管理。松樹坪村口設了出入關卡,這天傍晚春梅值班,外出打工的丈夫回來了,為了守衛這片凈土,守衛對家人對村民的爰,拒絕丈夫異地歸來進村,與丈夫和婆婆發生了矛盾,戲由此展開。
   愛是生命的靈魂,真愛,大愛賦予了生活的美好和幸福。
   人物
   春梅女二十四歲農民石牛的妻子
   石牛男二十八歲農民春梅的丈夫
   石牛娘女五十六歲農民春梅的婆婆
   【時間:】現代掌燈時分
   【布景:】村頭,松樹下掛著燈和橫幅;進村檢疫情,親爹也不行!樹旁靠一版上寫,村民進出登記處,旁有一桌,桌上有登記冊,測溫儀,桌旁入口處拉著紅線。不遠處村里燈火閃爍隱約可見。
   (幕啟;喇叭聲:喂,喂,松樹坪村村民注意了,把脖子伸長,耳朵拉展,把你手機放下,嫑諞閑傳認真聽著,現在是疫情播報時間。我慎重地告訴大家;我縣我鎮我村我組未發現一例冠狀病毒肺炎,我們要守衛這片凈土,嚴把人囗流動關,嚴格執行入村測溫登記,就是我爺找爸我太太婆都不行,誰放進疑似發燒的病人他就是咱村的罪人!今晚由疫情防控組長春梅值守。)
   春梅:正月十五月不明
   只因今年有疫情
   萬眾一心齊努力
   白衣天使逆流行
   我為平安守家園
   防疫防患要認真
   熱血兒女在奮戰
   民族脊梁見精神
   眾志成城一聲吼
   陰霾散盡日月新
   人人獻出一片愛
   處處神州處處春
   宅在家中不出門,不添亂便是好村民,平安無事七天整,防疫時刻不放松。正月十五團圓夜,村頭遙念心上人,石牛打工千里外,音信全無心不寧,人間最好是平安,盼您平安歸來才放心。(春梅拿出襪墊,穿針、引線……)
   (幕內唱:)繡個青松挺雪立
   繡個翠竹身不屈
   中國武漢要加油
   抗擊疫情必勝利
   (石牛拉著拉桿箱上,行路略跛。)
   石牛:離家打工遇疫情
   出師不利成傷兵
   一路坎坷回鄉路
   雨打風箏斷腸人
   離家方知鄉愁重
   游子相思淚沾巾
   山回路轉早還鄉
   人間親情最暖心
   匆匆離開疫情地,粗心大意丟手機,無法與親人來聯系,心急好似熱鍋烙螞蟻,家鄉燈火照眼迷,村囗設了檢疫卡,少不了盤查事生疑,燈下好似春梅妻,給她個驚喜樂有余。(壓低了長沿棒球帽,拉高了衣領,上前有意咳嗽一聲,欲跨紅線。)
   春梅:站住!不能隨便跨越這條紅線!
   石牛:咋?成了軍事禁區了!
   春梅:進村先登記。
   石牛:(故意裝聾)進村先唱戲?
   春梅:是個聾子?(揚揚登記薄)進村要登記!你咋不戴囗罩?(自己匆忙戴囗罩)
   石牛:口哨?有,有給我娃買了個口哨。(從兜兜里掏出口哨吹起來。)
   春梅:嫑吹了,我說東你扯西,我說猴子你說城門樓子,我說的是口罩,口罩!(石牛上前)往后,往后站,口罩戴上。
   石牛:(背語)我不帶口罩你都認不得,戴上口罩你更認不得了。(嘴上掛了個白手巾)
   春梅:你從哪里來?
   石牛:(唱歌曲)問天問地問自己
   我從哪里來我從夢中來
   春梅:你從夢中來就回你夢中去。
   石牛:我從你夢中來,就回你夢中去,老婆,我是你的石牛,是你老公回來了!
   春梅:石牛,我的石牛回來了!(倆人欲擁抱,在紅戒線前定格。)唱一道紅線在眼前
   防疫重擔扛在肩
   親人不能突防線
   我為鄉親守平安
   你退,退,退!疫情不明不能進闖紅線,先登記再測溫,來人無疑再進村。
   石牛:唱千里迢迢回家轉
   親人阻擋村外邊
   又饑又冷實難耐
   今晚難過這一關
   這又不是上甘嶺三八線,路口有地雷和炸彈?
   春梅:唱這雖不是三八線
   嚴守防疫這道關
   石牛:唱夫妻情份全不念
   拿著雞毛當令箭
   春梅:你從那里來的?都和誰接觸過?坐的什么車?住的什么店?去過哪個超市哪個站?
   石牛:從武,武,武,烏魯木齊來的……
   春梅:嚇我一跳!到烏魯木齊去做啥?
   石牛:到烏魯木齊學烤羊肉串嘛,回來帶您進城做生意嘛。
   春梅:你就編!哄鬼看鬼信吧,把車票拿來我看。
   石牛:(佯裝找車票)你,你,你別太認真了,猴子戴官帽你真把自己當人了!
   春梅:沒車票?哪就測測體溫。
   石牛:見了老婆熱血飛騰,心情激動不由我升了體溫!
   春梅:(測額頭)呀!38度,你你你在發燒!
   石牛:唱不燒不燒不覺燒
   心里好像涼水澆
   春梅:唱熱極生冷是炎癥
   冠狀病毒你中招
   石牛:唱一路查驗都正常
   老婆面前咋升高
   老婆,你的測溫設備肯定有問題!
   春梅:(自測)36度,測溫儀沒問題呀。
   石牛:天黑了,你是雞暮眼沒看清!
   春梅:石牛,你得是偷跑回來的?
   石牛:唱我沒偷沒搶沒犯法
   咱正大光明回了家
   春梅:唱你害怕傳染被隔離
   你帶病外逃躲檢查
   你們你一路逃跑了幾個?現在何處?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石牛:唱旱田盼的三春雨
   行船盼的風滿帆
   身在異鄉戀故土
   石牛十五盼團園
   回家的路有多長
   夢里夢外總相連
   只說相聚享倫樂
   六親不認三冬寒
   春梅:唱石牛莫要把妻怪
   疫情嚴竣不一般
   嚴陣以待阻病毒
   千家萬戶保平安
   疫情疏漏有危險
   國家立法法規嚴
   你若不把實情報
   過關要比登天難
   石牛:唱孤身一人往回走
   誰敢與鬼來結伴
   春梅:唱你發燒我心如煎
   但愿天佑保安全
   石牛:您給我開綠燈放行?讓咱一家正月十五喜團圓。
   春梅:北風嘯嘯刺骨寒
   雪花飄飄把寒添
   怎忍心讓你受磨難
   放你堵你扯爛心肝
   石牛:一日夫妻百日恩
   家家十五喜團圓
   龍兒鳳兒過生日
   花燈蛋糕甜又甜
   老婆,我要見咱媽,您忘了正月十五是咱娃的生日,我買了生日蛋糕和電子花燈,去年娃見人家電子花燈希奇的哭著要,今天我給娃買回來了我……
   春梅:老公,您的心情我理解,但是美好的生活要珍惜,
   不能毀于一旦啊。今年忍痛舍十五,是為了生活中有更多更美好的正月十五元宵節啊!
   石牛:馬春梅!你是鐵石心腸啊!好,好,好!我走,我走的遠遠兒的,從今后我再也不回來!(拉手提箱走……)
   春梅:石牛!你站住!(石牛猛地返回)
   石牛:進不得,退不得,你還要命呀!(突然爆發)媽,龍兒,鳳兒你娘不要我了,媽,你媳婦,不要我了!(幕內孩子哭聲:爸爸……石牛娘端一碗元宵上)
   石牛娘:誰敢不要我兒,我和她拼命!
   石牛:媽!
   石牛娘:我兒回來了。
   石牛:回來了。
   春梅:媽,別聽石牛胡咋唬,誰敢不要當家的。這碗元宵讓石牛吃吧,把碗放在桌上讓他自己端。
   石牛娘:為啥?
   春梅:他發燒。
   石牛娘:有這元宵燙?
   春梅:媽,他發燒的不是時候,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疑似風險哩,石牛您離媽遠點兒。
   石牛娘:大驚小怪!
   唱那年石牛出天花
   燒似火蛋懷中報
   不吃不喝魂出竅
   鬼門關前命拴牢
   春梅,媽沒有那么嬌氣的,蛇退皮蟬脫殼都要受點小折磨。
   春梅:媽,你倆都沒戴口罩,要保持距離。石牛端上元宵往后退,退,退。
   石牛娘:(石牛后退)你咋成了怕婆娘的軟耳朵!他叫您立正,你不就敢稍息,(石牛忙端起碗)看把兒餓的……
   春梅:我得回去一趟,取點兒東西。
   石牛娘:外面冷啾啾的,咱一塊兒回。(石牛邊吃邊走近紅線,紅梅喊了一聲嚇的石牛噎住)
   春梅:不準越過紅線,離媽遠點兒。(石牛退回,春梅下)
   石牛娘:沒出息的,你就哪么怕!有老娘在她能咋嘀!
   石牛:媽,你,你不懂。
   石牛娘:媽不懂就你懂,慢點吃,慢點吃,鍋里有的是。(石牛吃元宵一連串動作;喝湯、吹湯、吹元宵、元宵粘在牙上……石牛吃完元宵石牛娘欲取碗。)
   石牛:幾天都沒有好好吃東西了,今天總算解了饞,我真的好累。
   石牛娘:我兒受罪了,走,跟媽回。
   石牛:我怕回去春梅和你鬧事。
   石牛娘:她沒長下啃我骨頭的牙,怕她的人還沒生下。(拽石牛石牛不敢越紅線,這時春梅抱著被褥,提著一兜吃的走來。)
   春梅:媽,你拉他去哪兒?(把被褥和吃的放桌上。)
   石牛娘:回家!
   春梅:不能回。
   石牛娘:回得!你看看石牛都成泥巴牛了,老鼠下的貓不疼,你不心疼我心疼。
   春梅:唱我和石牛今生水乳難分
   情和愛深似海刻骨銘心
   石牛:唱常言道夫妻本是同林鳥
   如今是大難臨頭各自奔
   石牛娘:唱若要試人心遇難遭年饉
   且看那水落石出現原形
   春梅:唱冠狀病毒猛如虎
   石牛:唱聽天由命苦自吞
   石牛娘:唱經過多少風和浪
   春梅:唱眼前教訓最傷情
   石牛娘:這個家我說了算,走,回!
   春梅:這個村我說了算,疑似病人不得進村!
   石牛娘:你要氣死我呀!牛肋子朝里彎,你是打折的胳膊肘往外蹩!(舉起碗摔在地上)這日子沒法過了,走咱娘兒倆去要飯去!(石牛娘和春梅奪被褥,春梅跪地。)
   春梅:唱我叫一聲媽啊糊涂的媽
   我替龍兒和鳳兒跪地下
   怎忍心受傳染霜殺春芽
   全村人受威脅地陷天塌
   石牛娘:唱關起門來是一家
   悄聲無息誰來抓
   天知地知你我知
   沙家濱天寬地大
   春梅:唱掩耳盜鈴欺上又瞞下
   害人害己種下大苦瓜
   千夫指當罪人遭人唾罵
   辜負了黨關懷愧對國家
   好兒女義無反顧舍生死
   精忠報國不負青春韶華
   全國人艱苦努力日夜奮戰
   千里金堤毀于蟻穴成白搭
   媽媽呀
   全村人為脫貧風雨兼程走
   上坡路致富車拼搏奮力拉
   豈能讓病疫來肆虐毀一旦
   又豈能復興大夢就此作罷
   石牛娘:唱一席話說的我雪融消蠟
   羞愧難當甘心自責鞭罰
   事到臨頭咋就是非不分
   目光淺丟了大愛抓芝麻
   春梅,你是咱村防疫領導組長,你按規定辦。
   春梅:咱村西頭有間閑置的學校教室,專門安排的有疑似疫情病人隔離室,先住在那兒隔離觀察幾天,如果沒有進一步惡化,我就接你回家。
   石牛:誰照顧我啊?
   春梅:那條紅線隔人不隔心,我會把你捧在手心,細心照顧您,走,我送您。
   石牛娘:春梅,我去陪他,反正我老了也死得著了……
   春梅:媽,您說的啥話嘛,我不愛聽,誰的命都是命,一樣金貴!
   石牛:(挾著被褥)您們都別去了,離我遠點兒。(欲走腿瘸了一下)
   春梅:您腿咋了?
   石牛:送外賣摔了一跤腿上傷發炎了。
   春梅:叫我看看。(查看)咳嗽不?拉肚子不?
   石牛:不。
   春梅:您一路走來化驗沒有?
   石牛:測溫、化驗折騰了幾遍。
   春梅:結果是陰性還是陽性?
   石牛娘:這還用問嗎!男主陽女主陰,肯定是陽性么!
   石牛:媽說的對著哩,咱是陽剛之性,陰性不是成了太監了。
   春梅:您是陽性!(吃驚地)不該來的終于來了。
   石牛:不信您看嘛,掏出化驗單。
   春梅:嘿,嘿,嘿嘿……
   石牛娘:真是瓜媳婦的冷笑多!
   石牛:您笑啥哩,笑啥哩?
   春梅:嘿,嘿,嘿嘿……媽,石牛是陰性。
   石牛娘:肯定是醫院填錯了,男人咋會是陰性?
   春梅:陰性是正常,我們培訓專家講過核酸檢測陰陽的概念,石牛發燒是外傷感染引起的,沒事,走咱回家。
   石牛娘:菩薩保佑沒病就好。
   春梅:這世上誰是菩薩?
   石牛娘:菩薩是黨是社會主義么。
   春梅:走,咱回。
   石牛:這紅線……?
   合唱:一根紅線畫在心
   大愛小愛要分明
   愛家愛國愛人民
   風雨同舟見精神
  
  
  
   作于鳳凰湖畔陵江樓
   2020年2月22日星期六

共 4009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疫情當下,我們的黨和政府做出來快速果斷的防護防控決策,各地基層也是積極響應,做到了嚴防死守,有效防止了病毒的傳播。此篇小戲正是以此為社會大背景而創作。石牛異地打工回來,被妻子春梅細細盤查,夫妻雖然近在咫尺,可是卻不能擁抱牽手回家,必須按照嚴格程序檢查……劇中劇唱詞非常的有節奏感,鮮明輕快詼諧,作品呈現出非常強烈的畫面感。親情與疫情相碰在一起,孰輕孰重的較量,令人觸動和深思。佳作推薦共賞。【編輯:葉華君】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2-24 11:21:27
  疫情面前,親情也得放一邊。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嚴防死守,我們才能徹底打贏這場抗疫戰,想奮斗在基層的無數堅守者致敬。感謝作者精彩的奉獻,期待更多精彩。
葉華君,簡陽市作協會員,成都市簡陽市草池鎮人。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工,我有一顆善感而質樸的心,我愛我的家鄉我的親人!QQ1052430610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