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曉荷·暖】一棵長在石巖上的皂角樹(散文)

精品 【曉荷·暖】一棵長在石巖上的皂角樹(散文)


作者:一鳴蟬 秀才,2235.7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507發表時間:2020-03-05 14:40:41


   那是我見過的唯一一棵皂角樹。方圓我去過的地方,沒有再見過第二棵。
   那是一片長滿亂石的山崗。山崗上是一層一層不規則的層巖和亂石。那亂石和層巖縫里,只生長著生命力極其旺盛的灌木和刺叢。還有,那些不厭其煩地爬上石縫、又不需要多少滋潤的青苔。山上看不到一棵樹木。
   據說,那層巖縫里,也曾生長過一些樹木的。但都低矮、扭曲、形容枯槁。后來被砍了以后,便再沒有長出樹來。
   這山崗,當地人直呼其“石山”。
   這“石山”,原本歸屬于同一個隊,轄三個自然村。三個村相距近一里來路,村子又小。只因同出一門,三村同姓,便被劃在同一個集體。后終因相距太遠,分配和核算皆不方便,又因體制縮小,便又被劃分為三個隊。
   于是山、塘、田、地,所有能分的便都按三個隊分了,唯獨那片“石山”,因啥也不長,便一直沒分,約定為三個隊共同擁有、共同使用。誰也不干預誰。
   當然,能使用的也只有石頭。還有那山上的荊棘和刺叢、以及那些長得不如砍得快的灌木。有時候,甚至連那些長滿尖刺的刺蓬,也被人砍掉作了柴禾。
   像這樣一座既沒歸屬,又沒人維護的“石山”,它還能長出什么。
   但讓人想不到的,就在這樣一片只長石頭不長樹木的亂石堆里,卻一直保留著一棵皂角樹。似乎從來就沒人試圖要砍掉它。
   我不知道,是否該為它慶幸點什么。是慶幸它頑強而堅韌的生長呢?還是該慶幸它渾身長滿的尖刺,讓人疏于接近或不敢接近,并有幸被保留著。
   皂角樹斜斜地生長在石崖上。樹根裸露,卻又深深地嵌進石縫、及石縫中覆蓋的泥土里。樹干或樹枝,長滿堅硬而尖銳的三叉一體的錐形尖刺,讓人摸一下就有一種想把手縮回的感覺。樹身側向崖畔的一方傾斜,仿佛要俯瞰崖下的深度。
   崖不深,崖下是土層。土層的一面是坡,坡上開了口石灰窯。石灰窯還是三個隊合在一起時共同開的,現在仍為三個隊共同使用。每年冬閑時,每個隊輪換著燒上一兩窯石灰,以備來年春耕時灑在水田里,改良土壤。
   燒石灰用的是當地自行開采的一種低劣的煤。這煤含硫量極高,點燃后只見煙不見火。當地人并不叫煤,只稱其為“炭”。而“煤”,是遠遠地從外地兌回來的,只用來燒火做飯的。無煙,他們才稱其為煤。
   每次燒石灰的時候,那石灰窯被點著以后,便遠遠能看到窯頂上冒出一股濃濃地白煙。那濃煙會持續三五天。而三五里之外,都能聞到那濃濃的、嗆鼻地硫磺氣味。
   那濃煙飄過石崖,飄過皂角樹,越飄越高,越飄越遠。那皂角樹卻似乎未受到任何影響。我不得不佩服,這皂角樹頑強地生命力和耐受力。據說,皂角樹有凈化空氣的作用。
   第一次認識皂角樹,是小時候放牛的時候,被小伙伴們帶到那棵皂角樹下,撿拾掉落在地上的皂莢。伙伴們說:“這是皂莢,可以拿來洗衣服、洗頭發,洗得干凈。”我似信非信,只抬頭望了望那長得跟我身子一樣粗的皂角樹,卻看到樹葉早已落凈,樹上只掛著一片一片、刀豆似地深褐色地皂莢。有些還沒熟透,便泛著淡淡地青色。沒有人敢爬上樹去摘下它。那樹枝樹干上爬滿的尖銳地深刺,讓人看一眼都感到害怕。便只能撿拾它掉落在地上的熟透的皂莢。
   后來,確認皂莢具有洗滌的作用,是從母親那里得到證實的。
   那天從學校回家,吃完飯正準備上山放牛,母親忽然說:“家里的肥皂都用完了,一時又沒錢買。”接著對我說:把牛趕到石山那兒去放吧,那兒有一棵皂角樹,去樹下撿些掉落的皂莢回來,給洗衣服。”
   我問:“皂莢真能洗衣服么?”
   母親說:“能,還能洗頭發呢。”
   后來,我便拾了些皂莢回來。看母親拿了皂莢往泡了的衣服上搓,還真能搓出肥皂一樣的泡沫來。母親說:“本來該搗碎了淘了水再洗的,但那樣費事,不如就這樣揀了有污漬的地方搓,還省事些。”
   正說著,鄰里二嬸過來了,看著母親手里的皂莢,便對母親說:“喲,讓孩子拾了皂莢回來了呀,給我兩片。”說著,便向母親要了兩片皂莢,回了自己的家。
   她回到家,便把皂莢掰碎,兌上水,倒進一個陶罐里燒。待到水燒開,沸水從陶罐里溢出來,她便撤了火。待水稍冷些后,便把水從陶罐里倒出來,倒進一個盆里。盆里搭著一塊毛巾。倒出來的水通過毛巾過濾以后,她便倒掉過濾在毛巾上的皂莢渣。然后洗干凈毛巾。
   我問母親:“她這是要干啥呢?”
   母親說:“她這是在熬皂莢水洗頭發呢。”
   想起我在山里撿皂莢時,不小心摔倒,手抵在皂角樹上,差點碰到那樹上的尖刺,我心里仍然有些后怕。我不自覺地摸了摸那手指,嘀咕著說:“就知道占小便宜!”
   母親聽了后,卻對我說:“男子漢大丈夫,要大度些,別什么事都去計較。”我不記得,我當時是否聽進了母親這些話。
   我想,在當今這個崇尚、講究原生態的時代,如果能拿皂莢洗衣服,那應該是最原生態的了。
   皂角樹下的那口石灰窯,每年不知要燒掉多少石頭。每次當炸石的炮點響以后,便偶爾會有碎石擦著皂角樹的枝葉飛過。也難免會有折枝損葉,使一棵樹看上去顯得并不茂盛。但這些,卻并不影響皂角樹的生長。老輩人說:“皂角樹的材質,堅韌堅硬,沒那么容易損傷。”
   只是那被炸開的巖層,越來越向皂角樹逼近。但似乎,人們又都在有意無意的繞開著,努力避開皂角樹下的那片山石。
   那年,隊上又燒石灰,便派了父親去“石山”上“放炮”炸石頭。臨走時,鄰家堂伯走過來,對父親說:“你去到石山后,給我削些皂角刺回來吧。”
   我聽了,就問父親:“他要皂角刺干嘛呀?”
   父親說:“皂角刺祛風、通竅、化瘀,能治病。”
   我聽不懂,便沒再問。
   后來,我看見父親削了皂角刺回來,就交予大伯。大伯拿了皂角刺,就回家洗了。然后從家里拿出一條豬腳,燒了刮了、一截截砍了,然后往豬腳上打進一根根皂角刺。我好奇,便又去問父親。
   父親說:“你大伯前些年患中風,嘴歪耳鳴,漸漸便聽不見,后來他聽人說,把皂角刺扎進豬腳里,燉了吃可以祛風,能治這病,于是便時不時這樣做了吃。”
   我聽了,終是不解,便沒再問。
   只是有一天,我忽然問父親:“那石山上,咋啥也不長,就長著一棵皂角樹呢?”
   父親說:“也長的,只是砍了以后,就再沒有長出來。”
   我又問:“哪那棵皂角樹咋沒人砍呢?”
   父親沒有回答我。也許他不愿回答我那沒完了的、盤根究底地好奇。也許他也說不清,為什么沒有人砍了它。
   只是在他轉過身、背對著我之后,我才聽到他喃喃地嘀咕:“砍了,砍了就再沒有了。”

共 2458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提起皂角樹可能大家覺得不稀奇,可是作者指出的關鍵詞又不得不使我們對這棵皂角樹產生了好奇和興趣。第一,它長在一座無人維護的“石山”上,這“石山”用作者形容的是啥也不長;其二,作者提到這棵皂角樹是唯一一棵皂角樹,方圓的地方,沒有再見過第二棵。由此可見,這棵皂角樹在惡劣的環境里居然能生長在石壁是,可見具有的頑強地生命力和耐受力。關于這棵皂角樹,充滿著作者對兒時童年的記憶,撿皂莢充滿著驚險和刺激,而撿回的皂莢具有洗滌作用,還能刺祛風、通竅、化瘀,能治病,被鄉親們用于生活的各個方面。皂莢方便了人民群眾生活,真真切切地給人們帶來了實惠。這篇作品感情淳樸,寄托著作者對皂角樹真切的懷念和感恩。佳作推薦賞閱。【編輯:葉華君】【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070005】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3-05 14:45:06
  一篇精彩的借物抒懷作品。皂角樹是普通的又是偉大的,它的生命一是頑強,二是奉獻,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尊重,感謝作者賜稿曉荷,期待更多精彩。
葉華君,簡陽市作協會員,成都市簡陽市草池鎮人。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工,我有一顆善感而質樸的心,我愛我的家鄉我的親人!QQ1052430610
回復1 樓        文友:一鳴蟬        2020-03-05 15:04:05
  謝謝你的傾情解閱。遙祝春安,順致文祺!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