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浪花詩語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瓦言瓦語(散文)

精品 【浪花】瓦言瓦語(散文)


作者:滿山紅葉 探花,14529.2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617發表時間:2020-03-07 16:35:22


   1
   老房子的黑瓦觸手可及,觸手可及的瓦冷清清地坐在那回憶著什么,想著它一路走來的歷程。大多時候,瓦是說話的,它要和住在房子里的老人交流一下感情,說一說瓦的來歷,老人的故鄉。瓦的體內折射著稻子的光芒,土地的本質,只是在瓦顛沛流離,輾轉活在這個叫城市的地方后,瓦越來越沉默了。瓦看不慣高高的大樓,看不慣穿著前衛袒胸露背的人群,看不慣不耕耘的群體圍著時光,一圈一圈地搓麻將,看不慣沒有牛馬的城市,瓦就不表態了。在孤島一樣的城市,瓦和老人相依為命,保持著親密無間的聯系。有時候,老人在灶前燒火,火苗舔著鐵鍋嗶嗶啵啵響,鍋里沸騰著幾根紅薯或者土豆,南瓜。這些接近村莊的植物最能溫暖老人的胃和心靈。
   老人在一只碗里過著平淡無奇的日子,煙火味淡泊的飄來,炊煙就從煙囪里走出來,瓦與炊煙對視著,與老人對視著,老人大多數時候,只掃了一眼瓦,瓦好好地泊在房上,瓦甚至希望,有鳥雀亦或風雨冰雹,把自己摔在地上打碎,讓老人和瓦零距離的接觸。有那么一次,瓦真的如愿以償,其中一只瓦被小孩的彈弓敲出了一個窟窿,接著碎裂成幾何圖形的紋。一場場雨不期而至,老房子的屋面是高粱秸稈和泥巴做成的,禁不住雨水沖涮,外面下大雨,房里下小雨。老人這才蹬著梯子上了房頂,將煙囪旁邊堆積的瓦掂起一片,在漏洞處肩挨著肩,排好瓦片。雨就被擋在了瓦上,瓦欣慰地擁抱了老人,他的手枯瘦如柴,他的皺紋仿佛一道道河流,他身上的氣息就是土地和稻草的結合,瓦閉上眼深深地呼吸了一會兒又一會兒。千真萬確,就是故鄉的味兒,瓦這時候才覺得,自己的靈魂回到了體內,不再漂泊。也深刻意識到,老人和它有著千絲萬縷的相似之處,瓦和老人是前世走散的兄弟。
   世間有著數不清的悲歡離合,也就有數不清的疼痛,瓦回歸原地,老人也忙著日子的細枝末節。瓦安靜地俯瞰著老人的一舉一動,他的鼾聲一波一波,生動地搖來,瓦知道老人還健在,呼嚕高山流水般得響亮,老人的身體沒有異樣。某些午后,老人會發出囈語,瓦側耳聽了聽,沿著他語言的藤蔓,輕而易舉地破譯老人夢的密碼,他是在呼喊著村莊人的名字,一匹馬的前世今生,一只羊的陰晴月缺,如此而已,瓦更加珍惜和老人相守的歲月。看到老人把所有的忍辱負重捻在一杯米酒中,端起來,呷一口,再對著窗外斑駁的光影,嘆息了一聲,流一滴淚。嘆息了一聲,流一滴淚。酒是個好東西,透徹地運動在胃里,精神開始被燒灼得難受后,就麻木了一些,失去知覺了一些。老人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身體病了可以找醫生,心病了沒有藥醫治。瓦想勸一勸老人,無奈瓦輕言微。瓦在老人的意識里,只是一捧泥土,經過燒制淬煉后活成硬邦邦的棱角,泥土就是泥土,不是錢可以給老人換來一元錢一斤的大蔥,可以滿足老人的物欲,瓦曾竭斯底里阻止老人不要喝太多的酒,酒是穿腸的毒藥,多了傷身,適可而止。瓦后來發現,這些努力全是徒勞,更是杞人憂人。老人在醉過一場后,睡眠很快找到他,他一頭栽倒在床上,打出五花六朵的鼾聲,表情安詳地睡著了,瓦在想,老人也許是將自己在塵世的事搬到夢中,花開了,山青了,水秀了,月圓了。所以,老人發出幸福的鼾聲,很知足地伸出舌頭舔舔嘴唇,直到那顆老太陽搖搖晃晃走進來,帶來一只或幾只蒼蠅,還有一陣風,把他叫醒。他摸了摸額頭的虛汗,看了看墻上的時英鐘,穿好衣裳,繼續為了碗里的谷物,打起精神去奮斗。老人一旦走出低低的老房子,就換了個人一樣,臉上堆著一攤微笑。這微笑就像商店櫥窗擺著的塑料花,讓人看不出是哭還是笑,笑里帶著哭,亦或笑也是哭。老人一走就是一天,在某一個特定的地方,機械地完成一整套動作,弓腰屈膝挖掘生計的來源,時常被命運調來調去,忍氣吞聲不說一句話,回到家就判若兩人,借酒罵娘,哭得五迷三道,將老板或經理的祖宗八代收拾了一頓,心底就敞亮多了,摟著枕套喊著老板妹妹的名字,罵完之后,他就笑了,笑得陰森森的,嚇了瓦一跳,瓦知道說他也白說,不如不說。狹小的空間里,瓦和老人都倔強地沉默著,你喝你的酒,我看我的戲。戲里戲外只有瓦和老人,不知瓦是觀眾,還是老人是觀眾,其實,瓦和老人都是城市的配角,他們永遠的家是在鄉下,在那塊黃土地上。
   房間里,老人一個人像一朵云飄來飄去,又像一棵樹被挪東挪西,老人和空氣和瓦說話,確切地說是自言自語。瓦不接他的話茬,即便接了,老人也聽不懂瓦語。瓦唯有靜靜地守著老人,把老人盛進哲學的詞典內,很粗糙地生長出,山山水水,花草樹木。瓦不了解老人的身世,經常聽到老人在諾基亞手機里接到兒女的電話,每次老人都說好好好,每次放下電話,老人就呆呆蹲在灶前,燒一把柴禾火,再燒一把,火星子噴在腳上燒灼得疼襲來,他猛地一激靈。一兒一女都有各自的房子,在城市的另一端,他們一個個體面光鮮,有車有幾處房產,卻從不來看看他,隔三差五給他卡里打點錢,這些錢他一分沒花過,他老了,老了的他,先是把一只左耳朵聾掉了,單位的頭兒就借故打發了他。在他聾掉右耳朵后,那些效益差不多的地方對他拒之門外。萬般無奈,他就騎著一輛吱吱嘎嘎的破三輪,在城市的一只只垃圾桶里翻撿廢品,他記得垃圾桶的規格、大小、尺寸,記得哪個垃圾桶碎了一道口子,幾個小區垃圾桶分布情況,有多少只?什么顏色?從他住的老街到熙熙攘攘繁華的鬧市,他一遍一遍,和垃圾桶數著每一天的日月星辰,數著幾只流浪貓和狗的造訪,并給它們一一起了名字。花花,小黑,二狗子,這些俗氣的名字每叫一次,老人就激動一次,好像他老宅子養過的幾條狗狗又活過來了,似乎又盤桓在那片大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重復日常。在偌大的城市,他和流浪的貓狗成為一個醒目的標簽。他和貓狗做了親密的朋友,如果有棍子朝他舉起來,狗會三五只齊心協力呲牙咬走對方,后來,有欺負他的人,被狗咬了一口,打了針,又有人被咬了,他們同仇敵愾,發誓要消滅這些散放的貓狗,流浪的貓狗哪有家?哪有生存的保障?他們認為文明城市,不該有流浪的貓狗到處穿梭,影響市容。他們把他也做為被打擊的目標,不久,追逐在他身邊的狗,一條一條沒了蹤影,一條一條流星般隕落,他一天到晚失魂落魄地尋找丟失的狗狗,他發覺那些詛咒狗的人,瘋狗一樣兇神惡煞地盯著他,想要吃掉他一樣,他揮了揮手里扒拉破爛的一只一米長鋼纖,人們就四散開去。
   一天早晨,他照舊去翻垃圾桶,發現幾只可愛的貓咪死在垃圾桶旁,在他能看到的地段,很多只貓被毒死,他心涼了,只能默不作聲地撿起死去的貓,他用三輪車把它們拉到附近的山里,鐵鍬挖出一個個深坑,掩埋了它們,活著無法給它們一個家,死了他要盡一盡義務,給他們一個永遠的家,良心才能得到安慰。守著蓊郁的大山,吃山上的蟲子,鳥兒。大自然的生物鏈條,被人類一點點地打破,他也是束手無策,誰又能改變呢?人類不愛就不要傷害它們,在生命面前,萬物都是平等的,他望著隆起的一堆墳墓,小小的泥堆,哭一陣,又笑一陣。笑一陣,再哭一陣。泥土散發著新鮮的腥味,在他看來就是幾只貓的血色,身體的顏色。
   有一天,他騎著三輪車路過一家狗肉館,門前的一只鐵籠子里,禁閉著十幾只待屠宰的狗狗,他眼尖,一下子看到了和他最親的蛋黃,蛋黃是他給狗起得名字。蛋黃也看到了他,嗚嗚的嚎,嚎得他眼淚刷刷流,嚎得他心如刀子割。蛋黃哀求的眼神死死盯著他,兩條腿抓著鐵欄桿拼命的叫,他橫下心要救下蛋黃,狗肉館老板一臉橫絲肉,冷冷地說,"救狗可以,先掏八百元。""八百元?!宰人啊?""給不給?拿不出八百元休想帶走狗,"他哆哆嗦嗦從兜里掏出一個黑乎乎分不清原色的包兒,一層一層打開,整的,零頭,一沓沓,數了半天,還差一百,橫絲肉臉的男人說,算了,算了,看你撿破爛也不容易,那一百就不要了,帶走吧,不過,再看到它在大街上亂跑,我還逮住宰了它。
   七百塊錢救了蛋黃,蛋黃搖著尾巴,緊緊把頭貼在他腿上,蹭來蹭去,蹭來蹭去。興奮的就像孩子見到久別的娘親。盡管救蛋黃花去了老人一個月的積蓄,但他記住了一句話: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換位思考,救狗一命不也是如此嗎?狗有時候活得要比人忠厚老實,它不嫌棄家貧,老人認準這個理兒,他決定將蛋黃帶回老房子里。他的老房子有個小院子,搭建個狗棚沒問題,蛋黃住進狗棚,白天給他看家護院,晚上就睡在他的床前,瓦欣喜的發現,老人的話多了,屋子里有了熱鬧的煙火,蛋黃的加入,讓日子多了一份希望,一種等待。
   后來,又多了幾條狗,幾只貓。再后來,瓦守著這些貓狗和老人也開心了一段時光,瓦和老人還有十幾只貓狗,和睦相處,誰也不打擾誰,但誰也離不開誰,他們在偌大的城市相親相愛,不離不棄。
   只是有一天,瓦吃驚地發現,拾荒的老人不見了,瓦從早望到月亮偏西,老人沒有回來,蛋黃它們躁動不安地在狗棚走來走去,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狗餓得前胸貼后背,貓只好出去找吃的,老房子一下子荒涼起來,幾只雀子在房頂停泊,梳理羽毛,自我療傷,瓦和雀子互相打量著對方,它們在更深的時光中,并不陌生。雀子大致分辨了一下,和村莊的雀兒沒什么落差,或許就是從故鄉來的吧。瓦的心稍稍有了一絲感動,可雀子飛走后,瓦愈加思念老人。一周后,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出現在老房子前,他居然打開了房門的那把鐵鎖。接著,又來了一對小夫妻,他們租下了這所老房子,瓦正擔心蛋黃它們的命運,卻聽那男的交代小夫妻,一定要照顧好這些貓狗,不然就搬走。
   瓦后來才從小夫妻的嘴里得知,老人得了肝癌,診斷時就已經晚期,兒女接回去后,想拉他到大醫院做手術,他搖搖頭,你們要是孝順,就讓我安安靜靜活幾天,老人彌留之際,囑咐兒女那所老房子可以租出去,那些貓狗一定替我照顧好,只要給它們一口剩菜剩飯也不至于餓死,還有把我帶回老家,埋在祖墳地,我想和你娘長長久久地在一塊兒……兒女答應了他才閉上眼睛。
   瓦有了新的主人,無論這所房子換幾個主人,瓦都忠于職守,安之若素地臥在房頂,瓦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尊佛。
  
   2
   在村莊的時候,我坐在半山坡上,仔細地端詳一座座隱匿在楊樹蔭里的瓦房,那些房子由好幾種顏色的瓦組合而成,黑瓦最腳踏實地地活在故鄉的歲月中。它們一片一片緊緊挨著,互相抱團取暖,除了包容雨雪風霜地來訪,也伸出胸懷讓花兒,草兒,生長在上面,有時候蜈蚣或者蜥蜴也光顧,風會把一些大自然的種子落在瓦棱,瓦照單全收,并用心捂熱種子,使其在春天抽出孱弱的嫩芽,長出一棵狗尾草,甚至一株蒲公英,一枚玉米棵兒,瓦片無怨無悔的付出精力和情感,允許植物和小生靈們踩著肩膀,觸摸一下藍天,親吻一下白云。
   瓦片在金色的陽光下,閃爍著魚鱗片一樣的光澤,和瓦相處久了,才發現瓦是有翅膀的,瓦帶著唐詩宋詞的溫度,走進我的靈魂里,在很多個月光如水的夜晚,我坐在院落的木頭椅子上,和李白把酒言歡,暢談文學。他一襲灰白色的衣衫,手搖桃花扇,溫文儒雅,博學多才。只是我無法讓自己結出豐腴肥碩的詩詞,離開李白的明月,我獨自一個人彷徨在長安,彎腰撿拾唐朝的那一綹輝煌月光,驀然發現我僅是長安的一個過客,回到現代版的故鄉,我陡生幾絲惆悵,很多的人已經轉身,離開村莊。瓦片變得更加沉默寡言,它眼睜睜目送著一個人決絕的和村莊告別,不回頭地登上了通往城市的列車。
   一匹馬被三輪車拉走,成為一陣風在鄉愁的大地上久久回蕩,一只羊被拽著朝山那邊踉蹌而去,它的命運被一把刀子收割。昨天還在墻根曬太陽的爺子被一口棺材收留,喜鵲妹子被幾輛迎親轎車拉走,嫁給幾百里外的城市,瓦不說話,瓦和誰說話?房子里的人,漸漸地都被樓房收買,即使有幾個留守的,也是丟盔卸甲,豁著沒有幾顆牙齒的嘴巴,瓦片與老人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瓦也老了,可瓦和人迥然不同,瓦依舊有一顆年輕的心態,懷揣著熾熱的愛情夢想,在時光的堤壩上一路芳華,聽風來,送雨走。瓦貌似孤獨地吟唱,實則內心為村莊癡狂,為村莊的飛禽走獸,一草一木,化成一條河,滋養著它們,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守著枯藤老樹昏鴉,為天涯的斷腸人鋪一條返鄉的路。
   村莊的瓦,像一塊磐石,在光陰的大地行走著。一撥又一撥的人沒了,莊稼也割了一茬又一茬,一片瓦緊緊貼著村莊的榮辱興衰。直到把老井汲水的轆轤交給歷史,牛馬被趕出村莊,泥濘的土路被柏油涂抹,城市越來越逼近村莊,村莊也被穿上了一身的胭脂氣,土地被一座座工廠占為己有,農民搖身一變成了工人,而城里的人卻圈一批土地,來放養自己的余生。
   瓦有一天被換掉,這個結果不是偶然。被換上彩鋼瓦的房子,周身被人涂抹得五顏六色,完全失去了黑瓦帶來的視覺享受,曾經的黑瓦灰暗地生活在世界,成長著它的夢想,以及悲歡離合。現在,黑瓦被卸載,散漫地擺放在灰淡的一角,無人問津。黑瓦走過的歲月,成了一個村莊的烙印和風水。并義無反顧地秉承著一首古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共 5083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瓦為泥燒,薄薄一片,輕則幾斤。但在作者的筆下,卻如此厚重。這篇散文以瓦為載體,對一個老人的一生,特別是晚年描寫的真實有力,同時瓦又寄托了無數的樸實的鄉愁。作者善于通過平實的筆觸去表現深刻的主題,同時細致入微的情境描寫與烘托,也使本文更入心,更有感染力。瓦緘默的一生,正直,隱忍,良善。而本文中的老人堅韌,頑強,大愛的性格與之相映。兩條線一個主題,緊扣題目,讓這篇散文豐滿堅實,讓一片泥瓦有血有肉,更賦予靈魂。忍不住一讀再讀,在這份厚重的情懷里,沉思徘徊。推薦文友賞讀這篇佳作,感謝賜稿浪花,敬祝筆耕愉快。【浪花詩語編輯·望雪】【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110007】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望雪        2020-03-07 16:38:43
  好文薦賞,紅葉姐辛苦了。編按不當之處,還望指出,敬茶致安。
悠然、坦然、超然、了然、順其自然。
2 樓        文友:草原飛鴿        2020-03-08 08:24:22
  欣賞老師美文,遠握問好。
草原飛鴿
3 樓        文友:圈圈是句號        2020-03-09 09:28:09
  文字愈發變的厚重,百折千回中有著文人的良心和擔當。
隨性而活,性如流水
4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20-03-18 11:09:24
  豐腴的內容,不一樣的表達,將一片瓦的內涵挖掘出來,深邃精細,尤其是將人的情感寓于其中,文字也充滿了質感。深度好文,懷才抱器點贊。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