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時光之城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時光】小狗萊卡的情歌(小說)

精品 【時光】小狗萊卡的情歌(小說)


作者:七色槿 舉人,4772.9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562發表時間:2020-03-08 11:22:28
摘要: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三日,蘇聯在拜克努爾航天中心發射了載有小狗萊卡的斯普特尼二號人造衛星。衛星未能回收,萊卡作為遨游太空的第一個生命體,成為宇宙生物研究的犧牲品。

【時光】小狗萊卡的情歌(小說)
   晨曦中,青白色的霧氣正在消散,沙維利趕著馬車駛上拜克內爾大道。他坐在馭手的位置上,不時晃動下鞭子,嘴里發出“吁吁”聲,節制著車轅里的黃馬。小狗萊卡蹲坐在身旁,狗爪子搭在他盤起來的腿上,眼睛盯著黃馬擺動的尾巴,不時用濕漉漉的鼻頭觸一下主人的衣袖。這條沙白的路向前延伸,伸向沙漠,它是從營地開辟出來,直達發射場的。馬車沿著堅實的路面往西走,身后的天邊際那里,已經顯露出一抹玫瑰紅色,今天的太陽就要升起,看得出又是一個好晴天。對于當下的天氣來說,他穿著皮外套有些熱了,再加上頭上還纏了一條絳紫色的毛圍脖,他用一只手摸索到外套上的鉤子,敞開了衣襟。
   列克河是發射場同外界的分界,河上霧氣奔騰,齊著河邊上的樹梢盤旋,像條沒腦袋沒尾巴的大蛇爬向遠處,渾濁的河水帶著落葉往下游流去。河面寬闊而平靜,沿著河邊生長著幾棵老麻櫟樹,還有一些粗細不一的白楊樹,它們的根須向著河床生長,不斷地被河水沖刷著。早以前,這一帶是哈薩克人世代居住的地方,因為有這條河,河的兩岸才陸續有了十幾個村莊,后來建了這個發射場,方圓百里的村子都遷走了,河岸邊只剩下古老村莊的村落、谷倉,荒廢的磨坊和果園,路旁散落的蘋果樹、梨樹、櫻桃樹無人打理,樹叢中蔓生的荒草和野葡萄被霜打過了,顯露出一派秋天的蒼黃。這兒已經沒人居住了,淺灰色的沙地上只有野兔和野雞的爪印。
   馬車駛過了列克橋,進入發射場的地界。這一天是1957年的11月3日,共和國的又一顆人造衛星今天在這里發射。
   沙維利朝萊卡轉過頭去,萊卡立刻撐起身子迎過來。他低頭探索著看向它,伸出手去撫摸著它的腦袋,沿著耳后的折縫一直摸向脊背。萊卡伸著舌頭享受著他的撫摸,搖起尾巴把車廂木板敲得梆梆響。沙維利很清楚,自己正在把它送向那個萬劫不復的境地,他的手撫摸著它,心里卻在想,如果它現在還能夠在拜克努爾鎮子的街頭繼續流浪,那該有多么的幸福。
   撿到萊卡的那天,是個飄著小雪的冬日,再過兩天就是圣誕節了,沙維利領著老婆維羅什卡去了鎮上,要給全家人采購點節日的食物。在一個垃圾桶下,他們看到了它,它很小,小得還沒有老婆腳上的靴子長,骯臟的毛被雪打濕了,可憐巴巴地縮著,凍得瑟瑟發抖。發現有人站住了看它,它膽怯地蹭過來幾步,然后竟然用后腿站起身來,前腿抱住了維羅什卡的腿。這一抱,讓心腸軟的老婆眼睛濕了,她彎下腰抱起它放在車上,一直帶回家里。不知為什么。維羅什卡叫它萊卡,是排著兒子凡卡的名字叫的,他也就隨著老婆叫它萊卡。
   大概是小時候忍饑挨餓的緣故,萊卡的身架始終沒有長起來,它是一條淺褐色毛的小狗,眼睛溫順,脾氣柔和,而且知情知意,它自覺地成了兒子的玩伴,任憑凡卡騎它咬它,甚至用胖胖的小手去摸它眼睛,它也不急不惱。
   沙維利只是營地食堂的一名雜工,聽從人家指派劈柴,燒火,或者跟在管理員身后,用馬車拉回來各種食材,是營地中最默默無聞的一個人。半個月前,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樞紐,高層人物瞄上了他的萊卡,命令他帶上它進入營地深處,又是體檢又是培訓。人家告訴他,萊卡將成為人造衛星上搭乘的第一位客人,將成為人類航天史上的一個里程碑。但是他知道,這不是榮耀,相反是個噩耗,那是個單程式的任務,沒有返回的可能,意味著萊卡最終將難逃一死。
   有什么辦法呢?發射衛星是國家的頭等大事,監視這項任務的,不只有營地的同志審判會,還有國家肅清反革命非常委員會,鐵幕之下,卑微如他,根本無力保護萊卡。想到這些,沙維利胸腔里一陣悸動,讓他感覺到自己心的難受,那里面,一半是悔恨,一半是酸楚,他不禁將手掌捂上了胸口,“你是個傻屌,沙維利。”他氣惱地罵起了自己。當他叫自己傻屌時,沒有人會說他錯了,也沒有任何人會提出反對。
   沙維利放下鞭子,不去管黃馬,聽任它順著道路慢悠悠地走。他回轉身把萊卡抱在懷里,將臉貼近它的耳朵,讓自己的眼睛跟它的眼睛在一個高度,然后望向周圍。頭頂上是巨大的天空,正在走著的這條路直直地穿過灰白色的荒漠,漸次排開的電線桿沿著道路分布,消失在遠方,幾片云朵停滯在長路的盡頭天地相連的地方,前面高高的發射塔已經披上了早晨的第一縷陽光。身旁是列克河不停歇的河水,河流冷冰冰的水面上映出了粉紅色的天空。他知道,這就是萊卡能夠感知的最后情景了:晴朗的早晨,不算猛烈的漠風,還有他沙維利溫熱的臉頰。
  
   ●
   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存在之前的那段時光,我是在茫茫太空中漂浮著度過的。最初,我的腦子里一片混沌,這種模糊的狀態持續了好長時間,我用了漫長的漂浮,才有了一點點記憶。開頭我以為自己就是一片碎片,跟昏蒙中無意識漂浮的其它碎片沒有什么區別,慢慢的我開始覺察到,我跟它們不是一回事兒。我先是感覺到在昏蒙中出現了一些絲狀薄霧,這些薄霧匯成了一些亮點,我還感覺到周圍漫漫無期的昏蒙似曾相識,覺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不確定的時間里,我應該在哪里看到過這樣的情景。
   從這時起,我的感覺開始起作用,漸漸地能分辨出光亮與昏暗、寒冷與酷熱。當感覺越來越明確以后,我開始注意到周圍漂浮著的碎片們,想挨近它們。以我輕飄飄的身體靠過去,這樣做是很困難的,但我還是使盡全力向它們靠近,終于有一天,飄到了一片碎片的身旁,我聚集了好一會兒力量,然后撞向它,說是撞,也許只是觸碰到它而已。沒想到我的觸碰是一種反方向的力量,它借著這點力量躲開我,向相反的方向飄去了,根本沒理會我的存在。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它像我以前一樣,只會無方向地漂浮,沒有意識。我是沒有同類的。
   就這樣漂浮著,沒有念想沒有期望,直到有一天,一片昏蒙當中闖進來一個大塊頭,它的身體太大了,跟它相比,我們這些碎片們像是根本不存在。它闖進來了,就不想離開,像我們一樣漂浮著,很少動。
   我挨近它光溜溜的身體。
   頂上一個圓圓的缺口打開了,一個家伙冒了出來,我漂移過去,看到那家伙被層層包裹著,只露出兩個下凹的框子,框子里是兩個濕潤的圓球,在昏暗中閃現著光澤,我看著它們的時候,那兩個圓球同時間眨動了一下。沒等它們眨動第二下,我就貼了上去,我的貼近讓它們又眨動一下。
   這個大家伙鉆出了缺口,像我們一樣漂浮了一會兒,又鉆了回去。
   “啊,彼得諾維奇,祝賀你完成了空間行走。”一個像他一樣的家伙飄了過來,拉住他的手搖了搖。
   “謝謝你,領隊。”
   又一個家伙飄了過來,拉住他另一只手,“祝賀你,彼得。”
   已經看清楚了,我隨著彼得進入的是一個封閉的地方,像他這樣的家伙一共是三個。他們說的語言我能聽懂,似乎很早以前我就熟悉了這樣的語言。
   彼得脫去厚重的包裹,對那兩個說:“快點幫我看看,眼睛里好像進東西了。”
   被稱作領隊的那個家伙分開他的右眼皮查看,“沒有東西,只是有點紅,是因為你老揉它,別再揉了。”
   三個家伙把自己固定在躺椅上,休息了。
   我已經不在彼得的眼睛上,而是隨著溫暖的血流去了別處。我去的地方是一片溝溝壑壑,這里有彼得大量的記憶,還有一些語言的碎片,我輕輕進入彼得的夢中。夢是雜亂的,有好幾個,先是一個明亮的有綠樹的地方,他把身體在圓環上大大的撐開,練習向前向后滾動,后來的夢中出現另外的兩個家伙,他們穿上層層包裹,進入一個沒有亮光的封閉的倉中……
   我在彼得的腦袋里寄住下來,在那不間斷的信息通道中看見了許多東西,它們是由他操縱的圖標,還有大量的記憶數值,有孩童時候的他在冰河里捕魚,有恐怖的吸血鬼電影,有掛在樹梢上的閃亮的星星,有陽光下的雪地,有馬兒拉著跑的爬犁。我傾聽著他跟那兩個家伙交談的所有內容,他們談話的語調我已經很熟悉,到后來,我知道他們在用俄羅斯的語言交談。感知的旋鈕在這兒里打開了,我向彼得的大腦深處挺近,我貪婪地翻看他腦袋里的東西,學習那些語言,知識,并且不停地翻找,搜尋我感興趣的往事記憶。我逐漸學會怎樣控制他,讓他只去思考我關心的事情,這讓他察覺到我在他體內的存在。
   有一天,他在那兩人面前說起這個問題:“在我的身上有個東西附著,我處處受它操控,簡直沒法思考,而且我很擔心,這次的行動計劃和我所掌握的數據,會被那個東西偷走。我覺得有些很重要的記憶正在一點一點離我而去,是不是被偷走了?我真的很擔心,也很苦惱,但是只要一想到這些,那東西馬上就在我腦袋里又敲又打,阻止我思考擺脫它的辦法,真害怕總有一天,我會被它毀了的。”
   那兩個人表情凝重,一時間都沒有出聲,一個四處張望,好像是想找到什么東西狠狠地撲上去,一個低著頭,牙齒咬著嘴唇。后來領隊說:“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也許太空中有敵對勢力的埋伏,正在竊取我們的機密。馬上向基地請示吧。”
   基地命令彼得立刻乘分離倉返回,到基地醫院清查體內的東西。
   彼得帶著我進入一個很小的密閉的艙體,與主倉脫離之后,分離倉急速旋轉,墜落,周圍被尖嘯的摩擦聲填滿,這讓彼得塞住了耳朵。我開始害怕了,說到底,我就是那個入侵者,我害怕接下來的檢查,他們查到我,會把我怎么樣?
   趁著還沒有被發現,我應該逃離彼得的身體。這時,艙體落地了,剛才的嘯叫已經停止,周圍很靜,接著艙門被打開,陽光一下子照射進來,遠處有人呼喊著往這兒跑。我急了,在彼得的腦袋里笨拙地往前頂,想要頂出一條路徑跑開,我剛一用力,他就大聲尖叫起來,害怕被人發現的恐懼使我狂暴,我大力地沖撞,踢打,我越沖撞,他就叫得越響。彼得被抬上急救車時已經癱倒,再發不出一點聲音。一個穿白大褂的人過來,摸摸他的手腕,又檢查他的眼睛,情急之下,我糊里糊涂就脫離了彼得,轉移到這個人的身體里。
   回頭望望,彼得已經平靜下來,陷入昏睡。
   這個人,有人叫他杰羅姆醫生,他成了我的第二個寄主。從這兒我知道了,當一個人觸及我寄住的主人的身體時,我就能轉移到這個人的身體里,這個人就成了我的新寄住體。轉移的過程相當容易,就像在濃霧中走上一小段路程,然后抵達一個新的住所。
  
   ●
   杰羅姆走進廚房,他老婆卡佳正在削土豆皮。見他進來,她翻了翻眼睛,“喲,今天早啊,你們的牌局散伙了?還是跟某人的幽會取消了?”
   “真會搞笑。晚飯吃什么?先把伏特加拿過來吧。”
   卡佳在圍裙上蹭蹭手,走向櫥柜拿起酒瓶,“砰”一聲放在桌子上,不給他抱怨的機會,轉身又回到灶臺,繼續準備晚飯。
   “娘兒們,別老把自己整得跟怨婦一樣,有時候真會讓人覺得,我娶的不是你,而是你那個整天發牢騷的老姨媽。”
   這個時候,老姨媽的女兒瑪芬卡在窗外喊她:“卡佳表姐,有洋蔥沒有?我們家的放蔫了,不新鮮了,我媽媽又生氣了。”
   卡佳拿起兩個洋蔥,隔窗遞給她,“姨媽又生氣了嗎?”
   “是啊,就因為洋蔥蔫了,她這回可氣得不輕,又得去看薩滿了。”
   瑪芬卡離開后,杰羅姆撓著自己的小腿說:“一個老癡呆,真夠人受的。”
   “你還關心這個,”卡佳拿出面條,抖散,“你跟領導談過沒有?去哈薩克斯坦的事兒?基地醫院的醫生多得很,并不是人人都得去,跟你們領導說說,你有自己家和姨媽家兩個家庭需要照顧,家里離不開你。”
   “不用你操心這事兒,這是應該領導們操心的事,省點心吧,快拿飯來,我餓著呢。”
   卡佳把面條攪進牛肉湯里,“狗屁,你就想跑得遠遠的,離開我的眼去風流快活。”
   湯鍋沸了,咕嘟咕嘟冒著泡兒,她繼續攪動,感覺拿勺子的手微微顫抖。今天,卡佳趁著午休時間去過醫院了,她看見緊急處置室亂糟糟一團,一個穿著外層空間航天服的家伙被推車推進去,抬上診察床,一個護士忙著測血壓,她丈夫杰羅姆扒開那家伙的眼皮,用手電照。她站在門外看了一會兒,就轉身離開了。昨天的中午她也去過,早一些的時候也去過,記得那一回,一個護士當著她的面拿給杰羅姆一張紙,被她一把搶過來,用打火機點燃,丟進煙灰缸里,然后氣哼哼地轉身離去。離開后她想到,那張紙也可能是正經的醫療文件,不是小丫頭撩騷,是清白的東西。管它呢,是什么都沒有關系,她只是要警告那些穿著護士服的小蹄子們,離她的丈夫遠一點。
   想著心事,她自言自語地說:“這件事情不能靠你,看來我也得去看薩滿。”
   杰羅姆拍起了桌子,“我不允許你把我們的錢拿給那個老巫婆!”
   卡佳高聲說:“喝你的酒吧,是我自己的錢,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跟你沒有一點關系。”
   杰羅姆去喝他的酒了。
   從彼得的腦袋里突圍出來,轉移到杰羅姆的腦袋里真好。彼得的腦袋里總是快速轉動,這會讓我暈迷,就連睡夢里他也不會閑著。他還能覺察到自己不對勁了,覺得有東西潛入了他的身體,他一直在努力地查找我。而杰羅姆的腦袋就簡單多了,轉得也慢,多數時候,他的心思都在一個私密的范圍里轉悠,這個范圍里有女人,身邊的、電影里的女人,以及跟不同的女人在床上的事。

共 9027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構思奇異的情感小說,小說的靈感來源于一只遨游太空的小狗。一九五七年,蘇聯發射了載有小狗萊卡的斯普特尼二號人造衛星,衛星未能回收,萊卡作為遨游太空的第一個生命體,成為宇宙生物研究的犧牲品。小說采用了多重寫作方式,怪誕中的超時空寫作手段,通過萊卡游離的靈魂與有生命的人類嫁接而發生的一系列奇特故事。在萊卡的行走軌跡里,人們發現了它真實的意念,它在尋找生前澤恩于它的主人,而幾經輾轉,從一個人的身體再進入另一個人身體,當它無限接近它的主人時,卻發現它的主人早己是消失兩世的人。讀這篇小說至結尾,一種無以名狀的情感涌動升起,錯開了時空留落的愛,是萊卡無法觸碰到的情感。小說的寫作荒誕中夾雜意識流,又有超現實的形而上的手段,將一段尋找之路譜成了一段情歌,讓讀者從中感受到無限的想象與藝術感染。一篇有藝術力手段,值得大家賞讀的小說,編者不多贅言,請欣賞吧。【編輯:雪飛】【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090003】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雪飛        2020-03-08 11:28:49
  這篇小說我讀到時,有一段真空的感覺,不知要怎么表達了,一種我懂得,但是又說不出之感。想說,有這樣的小說與我陪伴,將是我多么幸運的事!
回復1 樓        文友:七色槿        2020-03-09 20:24:23
  感謝雪飛辛苦編輯,敬茶了,要說的話都在茶里。
2 樓        文友:一朵回憶        2020-03-08 23:29:00
  走上一段旅程,小狗萊卡與它的主人都別無選擇,分離后時時牽念。重回人間尋找,小狗萊卡有了自主意識,以寄生人身體的意識,跳躍式的尋找它的主人,重回它幼時的家,卻沒有找到曾經的主人與彼時的溫暖。
   并不遺憾,一只有真情的小狗,不放棄人間至愛,人類本身呢,對于動物,對于家人,對于這個世界,是否也應該多一些溫暖關愛?
   遺憾的是,我多希望萊卡能見到它的主人,這種殘缺的美成就了文學悲涼中的思索,記憶,難忘。
時光是一朵清澈的回憶
回復2 樓        文友:七色槿        2020-03-09 20:26:53
  不好意思,這樣不成熟的東西拿出來給人看。看到大家的評論有些惶恐,謝謝了。
3 樓        文友:薛志成        2020-03-09 19:31:57
  萊卡與主人的奇緣,使得它擁有了一段幸福快樂的時光,也讓它作了人類的航天的試驗品。無奈。
   夢幻般的穿越,終歸沒有找到所要的,當初的溫暖。悲傷。
   小說中流露著一種悲涼,憂傷和無奈,或許最重要的是“情”字迸出的深思和力量。
   問好,春安!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唐】王維
回復3 樓        文友:七色槿        2020-03-09 20:28:05
  謝謝來讀,問好,敬茶了。
4 樓        文友:紅袖留香        2020-03-09 19:33:25
  其實已經讀過一遍了,今天再來,是想說幾句。好的文章,第一段,第一句,就能吸引你,讓人愿意把故事讀完,這篇文章肯定是精彩的。讀小狗萊卡的情歌,讓我這個淚點低的女子感動得又落淚了,因為由萊卡和它主人之間,想到了人與人,想到了“感情”這兩個字,想得十分深刻。在閱讀中,我有急切地想去幫助萊卡的欲望,卻又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隨著作者的安排去接受萊卡與主人之間的錯過和失去……我不知道自己想要表達的究竟是什么,但是萊卡在我心里,萊卡的故事在我心里,輕易翻不了篇,我要給自己時間慢慢去咀嚼。文章結尾很遺憾,但凄美,讓人心疼。
有個性的人不需要簽名
回復4 樓        文友:七色槿        2020-03-09 20:37:30
  有一天看閑書,看的是春上村樹的斯普特尼情人,看到跟故事跟主旨不相干的一句話‘一九五七年十一月三日,蘇聯在拜克努爾航天中心發射了載有小狗萊卡的斯普特尼二號人造衛星。衛星未能回收,萊卡作為遨游太空的第一個生命體,成為宇宙生物研究的犧牲品’看后莫名的驚心,好長時間心里隱隱不安,結果情人沒看進去,這只小狗倒記住了,想起過好幾回,就有了寫這篇的念頭。寫了幾千字以后,才知道什么叫力不從心、眼高手低,我根本想不出與這一類故事適合的橋段,一不小心又寫成東家長西家短了。
5 樓        文友:極冰        2020-03-12 17:41:21
  拜讀七色槿老師此篇作品。感嘆萊卡和主人之間的感情。殘缺的遺憾……殘缺的愛。老師好手段。學習了!
極冰
共 5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