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萌芽作文 >> 短篇 >> 萌芽作文 >> 【萌芽】動物新村-咪咪破案(童話故事2)

編輯推薦 【萌芽】動物新村-咪咪破案(童話故事2)


作者:李一本 白丁,4.7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516發表時間:2020-03-08 16:46:43

咪咪得知可以和狗偵探合作,心里樂開了花,她興奮地朝狗先生偵探所跑。狗先生那邊還是有一些人。咪咪沖過人群,來到狗偵探面前,大叫:“狗偵探,狗偵探,我來幫你破案了!”狗偵探正納悶,咪咪開心地說:“狗偵探,我是來幫你破案的,聽說你沒有把兇手找到,我也可以破案,讓我來幫你吧!”狗偵探雖然不知道咪咪行不行,可是還是同意了。
   狗偵探把咪咪帶到了猴子媽媽的家里,咪咪想:“這次要好好破案,絕對不能再被薯片誘惑到了!”這時,狗偵探嗅了嗅空氣,好像發現了什么線索:“這個房間里充滿了薯片的氣味。”“薯片!在哪兒?”咪咪的眼睛開始發亮“看。”狗偵探指了指地上,它又在地上嗅了嗅,然后撿起地上的兩塊薯片渣,隨后說:“薯片的氣味里頭好像還有別的味兒,那很有可能是小偷的味兒,這種薯片渣那個房間還有。”咪咪撿起薯片渣,放了一點到嘴里,然后跑到狗偵探說的那個房間里,發現這些渣子到窗臺那邊就沒有了,咪咪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馬上告訴狗偵探:“我好像記得在貓咪黃黃和白白的家里也有薯片的碎渣。”狗偵探一愣,便馬上大叫:“快說,你在黃黃白白家都發現了什么,這有關整個案件的發展!”咪咪撓撓頭,斷斷續續地說:“呃——沒什么——黃黃白白說我沒有職業操守。”可是她后面說話一下子就變得急促而清晰:“對了,我記得我在模仿你嗅東西的時候好像還真嗅到了點兇手的氣息,而且氣味還不一樣。還有我發現,兇手摸過的地方好像都有薯片味兒,我根本分析不了是什么動物。”“這么一說,”狗偵探嚴肅起來,“這小偷很警惕,把自己摸過的地方粘上薯片味兒,從而達到我們無法分析什么動物的目的。”接著狗偵探拿起放大鏡看了看其他地方,其它房間也有,幾片小青菜或者是餅干渣。“看,那是啥!”咪咪指著窗臺下的排水管。這下真相要大白了,排水管上有老鼠腳印,窗臺上就更明顯了。狗偵探又去了其它居民家,排水管的附近都有老鼠腳印。為了抓住小偷,咪咪想了一個辦法:引蛇出洞。
   咪咪決定和她家樓下的豬小弟合作,他們在超市買了一大袋零食,專門走那些樹林小道,豬小弟嘴里還在講些什么:“咪咪,明天到我家來玩吧,我們可以一起吃零食……”這下可驚動了這個案件的兇手:一只耳。一只耳是一只大老鼠。他從洞里探出頭,哇!好多零食!便馬上對老鼠洞里的老鼠說:“子民們,我看見咪咪和豬小弟拿了一大袋零食,這些零食應該是放在豬小弟家,我們今天晚上去豬小弟家偷!”天一黑,老鼠們就開始出動了,共四只老鼠,一只耳在最前面。他們爬到排水管里,有只老鼠說:“喂,一只耳,我們已經偷了這么多家的東西,這次動物新村的居民會不會在排水管什么地方設陷阱呀?”一只耳說:“你!”這時一只耳好像很生氣:“你個烏鴉嘴,你說對了!”原來是咪咪在豬小弟家的排水管出口上安裝了大網,四只老鼠全掉進網了。咪咪和狗偵探一下子沖上去及時把網收回來,把他們從網里倒出來,咦?這不是一只耳嗎?什么時候來動物新村的?“喂,”咪咪說,“為什么偷東西?”“因為疫情持續太久,家里的糧食吃光了,我已經做好人了,可是這么多子民還要吃呢,我只好出來偷。”“超市里面糧油供應足足的,怎么可能沒的吃?所以你還是沒有改掉做小偷的習慣,罰你待在監獄三個月,把你偷走的糧食還給大家,監獄會供應食物的,有些偷的被你們吃掉了,那要你們出獄后補償給大家。”咪咪說,狗偵探贊同這么處置。
   動物新村又恢復了平靜,大家希望一只耳出獄后可以真正改掉偷東西的行為,咪咪也得到了狗偵探的夸獎,居民們相信,她將在偵探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共 1419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習作想象大膽新奇,聯想豐富合理。以童話故事的形式續寫了咪咪反躬自省后終于沉下心來和狗偵探一起順藤摸瓜,偵破動物新村失竊案的全過程,全文用詞準確,小動物們的對話形象傳神,敘事有詳有略,情節曲折生動,主旨鮮明,引人入勝。【編輯:心花一瓣】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李一本        2020-03-11 12:00:21
  咪咪破案成功,驚喜不?她一定會在傾案道路上越走越遠。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
2 樓        文友:心花一瓣        2020-03-17 16:59:02
  咪咪破案固然令人驚喜,更喜驚于你奇妙的想象與精彩的演繹。
但愿意綻放成一瓣心花,長成一棵小草,愉悅心境,點綴江山。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