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八一文學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愿天堂沒有疫情(散文)

編輯推薦 【八一】愿天堂沒有疫情(散文) ——紀念疫情中失去生命的朋友


作者:蘊兒 白丁,7.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863發表時間:2020-03-10 11:02:44

【八一】愿天堂沒有疫情(散文) 今年的情人節,狂風肆虐。原本因為疫情不穩定的心隨著風的節拍更加搖曳不定。關于疫情被感染病毒人數的數據不斷更新,攀升。遠方的湖北武漢,正在經歷著生與死的考驗。
   今年的情人節,注定沒有鮮花,沒有狂歡,因為生命的那份沉重讓每個人都無法狂歡。那座英雄的城市,那座城市里生存的人們,那些前去支援的解放軍,白衣戰士,甚至,只是從那里經過的游客,都在經歷著生死考驗。
   災難面前,他們,還能想起今天是情人節嗎?還有心情過情人節嗎?我們,被疫情隔離在家的人們,還能想起情人節的歡聲笑語嗎?一場疫情,每個人都沒了心情。
   昨天晚上,我看見素心如蘭在朋友圈發的一條信息,當時就震驚了!游子雪松,一位才華橫溢,詩語精湛,為人厚道的老大哥,因為在去荊門看望母親的路上經過武漢不幸染上病毒,住上院前后不到十天,溘然離世,可見,病毒何其肆虐!難道,真是天妒英才?
   我當時不敢相信這消息是真的,趕快發信息問素心如蘭證實,她說是的,我們的淚水同時落下來……翻開珍珠泉詩人群,是的,是真的!一首首悼念雪松大哥的詩文,來自祖國各個省份,各個城市!雪松大哥的厚道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關愛著每個詩人的成長,多少個不眠不休的夜,把一首首精美的吟唱通過他辛勤的編發讓它們像花一樣綻放于世人面前……這么高貴的靈魂,此刻,他一切的行動,都歸為“生前”,他濃濃的詩語從此斷章……怎能不令人心酸痛惜呢?
   無論在哪里,我都要告訴朋友們:風起論壇的幾年里,作為版主也好,管理員也好,最大的收益和快樂就是在那里收獲友誼,這是一份永遠難忘的感情。素心如蘭,泣梅,松雪遠陽,小康之后,一抹寒煙,如今,笑狂,梅亭,幽夢詩心,踏雪聞香,西蒙,居仁堂主……等等,太多的朋友,雖然有好多從未謀面,卻感到親切,因為,我們曾經懷著十分的熱情那么努力為論壇打拼過。
   游子雪松,一位是帶著我們把論壇經營出生機的老大哥,一位詩歌界非常有威信的老大哥。是不是?從此以后,我再也看不見他發微信:“蘊兒,把這個月論壇的佳作推薦幾篇……”再也聽不見他打電話:“蘊兒,這個月我們搞個活動,能帶動作者積極性的,你們策劃一下……”是的,為激發作者的積極性,論壇資金短缺下,雪松大哥自己墊付活動經費。這是一位多么令人尊敬的老大哥,一位鄉愁詩人,為文壇孜孜不倦默默無聞做著貢獻的工作者。
   論壇上的工作交往中,游子雪松大哥和我已經彼此熟習,現實中我和雪松大哥只見過一次面,就在馬鞍山舉辦的全國29屆詩歌節上。南京高鐵站,轉車的時候,雪松大哥就在我前面排隊,他個頭不算高,大大的眼睛,留著大胡子,給人第一感覺很厚實,樸素。他乘坐比我早到馬鞍山8分鐘的高鐵,下車后,由于全國各地的詩人們都在陸陸續續報到,他提前來8分鐘就趕快到賓館對面的飯店訂餐。那天,雪松大哥請一抹寒煙大哥和我吃的中午飯,那是我在馬鞍山吃的第一頓飯,味道鮮美……這些往事,尚還歷歷在目,如今,卻陰陽兩隔,物是人非!這個世界,這場疫情,怎么可能會這樣?冷酷無情的帶走一位詩人的情懷?
   后來,因為微信公眾號的風起云涌,論壇實在難以維持,決定關閉,我們這些熱愛論壇的文友都撤下來。他就開始忙碌籌備珍珠泉微刊。一期一期,幾乎每天一期。雪松大哥是一位最勤奮的詩人,他的一生曾經寫下幾百首情感厚重的詩歌。他是一位最負責任的主編,為達到詩篇的點擊量,不辭辛苦的轉發。前段時間,因為我一直忙著上班,空閑時間忙著編輯《白龜湖文學》,他還非常溫和的提醒我:“蘊兒!也要記著轉發珍珠泉微刊詩篇,別忘你也是珍珠泉微刊編輯之一哦!”就在他離世的前幾天,還把他滿懷情感寫下的“已辨不清故鄉的模樣(七首)”發給我。附上他的話語“你的文筆精湛,請留下批評意見。”他就是這樣一位好大哥,一生摯愛著文學與詩歌。卻在去荊門的路途中經過武漢,不幸染上病毒……這個可惡的病毒!這場可恨的疫情!它是多少個家庭面對生離死別,它是多少人遭受心靈的疼痛。
   知道他住院后的每一天,我都在心中祈禱雪松大哥能夠平安闖過這次劫難,萬萬沒想到2月13日下午竟溘然離世。
   我把這個不幸的消息轉發朋友圈,讀過他詩文的朋友流下心酸的淚水。好多朋友給我發微信:“是那位詩歌寫的很好的老大哥嗎?”病毒無情人有情,多少人為他惋惜,多少人為他心痛,全國各個省市的文友們為雪松大哥的不幸離世寫下悼念詩篇:“詩心情未了,病毒來侵擾,荊楚來妖魔,松辭驚乍曉”
   愿雪松大哥一路走好,愿天堂里沒有疫情,沒有病痛!請允許我點開雪松大哥最后發給的濃情詩語再次紀念:
   《在異鄉行走》作者:游子雪松
   鄉路已經不是先前的模樣,
   彎曲的部分像抓緊的背帶挺直腰身。
   生生不息的延地青,
   有的遠離褐色的泥土和清新的呼吸。
   沿水泥路面,伏在大卡車上和香樟,垂柳
   一起綁架去了遠方,
   與小區景觀樹的影子結伴為鄰。
   有的被水泥,碎石切割或者圈禁。
   它們裸露腳趾在異鄉行走,身心疲憊面黃肌瘦。
   像我剛進城時的水土不服,
   生活踩痛的時候真想回到從前。
   卻不知如何踏上歸途。
   今年的情人節,注定在一種特殊的心情下度過。那瘋狂的病毒啊,注定帶給我們對生命最疼的領悟。它讓我們沒有心情歡度,讓我們每個人坐在家中,安靜的思索,思索關于生命的一切的一切。
  
   2020.2.14寫于家中。
  

共 2086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紀念雪松大哥的文章,他是一位“個頭不算高,大大的眼睛,留著大胡子,給人第一感覺很厚實,樸素”的好大哥,為了文學,為了論壇,努力地打拼著。卻在去荊門的路途中經過武漢,不幸染上病毒,最后不幸離世。作者想起與雪松大哥那些相處的日子,想起雪松大哥一起奮斗的日子。在今年的情人節當日寫下了這篇紀念文章。情感動人,文筆優美,讓我們也為這位雪松大哥感到可惜。好文章,推薦共賞,感謝賜稿八一社團,期待更多佳作。問好老師,祝創作愉快。【編輯:黃金珊瑚】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黃金珊瑚        2020-03-10 11:10:44
  為了文學,為了論壇,努力打拼著的雪松大哥走了,可他的精神還在。讓我們一起努力為文字而奮斗,前行在文學之路上。春天已經來了,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問好老師。春安。
黃金珊瑚
回復1 樓        文友:蘊兒        2020-03-10 21:46:34
  謝謝黃金珊瑚老師!
2 樓        文友:黃金珊瑚        2020-03-10 11:11:37
  很感動的一篇文章,感謝蘊兒老師賜稿八一社團,期待更多精彩。老師您創作辛苦了。問候老師上午好,遙祝春祺。
黃金珊瑚
回復2 樓        文友:蘊兒        2020-03-10 21:47:35
  黃金珊瑚編輯辛苦,遙祝春安
3 樓        文友:秦聲顯        2020-03-10 12:37:19
  游子雪松,長著大胡子的鄉愁詩人,從壽縣出發,經荊門去了天堂。天堂從此多了一位勤奮的詩人。
   情人節過后,只待“金風玉露一相逢”。有底蘊的作家,靜待。
回復3 樓        文友:蘊兒        2020-03-10 21:48:18
  感謝秦老師鼓勵支持,遙祝春安
4 樓        文友:墨林        2020-03-10 17:31:30
  文章為紀念逝去的好友而作,文筆流暢,友情自然流露。感謝賜稿八一文學,祝一切安好!
墨林
回復4 樓        文友:蘊兒        2020-03-10 21:49:05
  謝謝墨林老師鼓勵支持,遙祝春安
5 樓        文友:普通公民        2020-03-10 19:35:50
  “詩心情為了,病毒來侵擾,靜出來妖魔,松辭驚乍曉”。品閱追憶緬懷資質深厚詩人雪松的散文《愿天堂里沒有疫情》,心情沉重,為失去一位詩人而惋惜。文章富含情感,文筆深沉婉轉,雪松走了,可他為文詩執著的精神永存。
   雪松老師,一路走好!
回復5 樓        文友:蘊兒        2020-03-10 21:50:09
  感謝老師支持,遙祝春安
6 樓        文友:蘊兒        2020-03-10 21:44:13
  感謝八一團隊各位老師的支持鼓勵,晚上問好!
文字是美麗的值得一生追求!
7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20-03-11 08:02:07
  懷念是一種最深最溫暖的情感,愿歲月靜好。真情佳作,欣賞。祝蘊兒春安筆豐。抱抱
小小蓮兒
回復7 樓        文友:蘊兒        2020-03-11 16:24:13
  感謝蓮兒支持鼓勵,下午問好
共 7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