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泊寧靜 >> 短篇 >> 微型小說 >> 【寧靜】西鳳酒(散文)

精品 【寧靜】西鳳酒(散文)


作者:一地流沙 進士,6354.09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85發表時間:2020-03-10 12:15:07

天蒙蒙亮,父親就從豬欄里趕出一頭紅毛豬,對著坐在八仙桌前面的屠夫老陳說:就它。
   第二天,我揣著幾張鈔票踏上了去濟南的路。火車上,我時不時摸著褲子后面的口袋,手心貼著薄薄的鈔票,眼前卻是那頭紅毛豬絕望的眼神。
   火車“咣當、咣當”向前開著。停蚌埠時,對面的女人下車了,我望著窗外的行人,心里在想明天能不能拿到訂單,耳邊響起了聲音:“小伙子,這里有人坐嗎?”
   我轉過頭,見是一位老人提著行李站在過道問話,便搖搖頭,站起身子,幫著他把行李放到上面。
   火車開動后,老人從隨身的包里拿出一瓶酒和一包切碎了的豬耳朵,斟了一杯酒,推向我這邊:“小伙子,來一杯。”
   我搖搖頭,卻拿過酒瓶,看了看說:“還是西鳳酒啊,沒有喝過,這酒應該很貴吧?”
   老人笑了笑,看了看我說:“小伙子你有心事?那更應該放開懷喝一杯。”
   我只喝過父親常喝的那種番薯燒酒,這一刻,聞著西鳳酒的清香,腦子里明天訂貨會的事情反而瞬間放下了。這老人也厲害了,他都看得出我有心事?
   經不住老人的再三相邀,我拿起了面前的小酒杯,輕輕一啜,入喉,仿佛瓊漿玉液一般。
   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們儼然一對忘年交,話盒子隨著酒入喉便打了開來,在老人不動聲色的牽引下,我把這次去三株制藥廠的目的說了出來。
   想起自己剛剛創業的小作坊,想著明天的訂貨會,我又一次愁悶了起來。
   老人收起了剩下的豬耳朵,連同半瓶酒一起移到靠窗處,仿佛受了我的影響,他也不說話了,與剛才判若兩人。
   唉,我突然后悔了起來,我不該把心事露在臉上的,我怎么可以把擔憂傳染給老人呢?
   過了一會,老人笑笑,說,有時候,愁悶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我搖搖頭,看著車窗外,心里卻在說,能不愁嗎?
   接著,老人又問了我一些具體情況。我一邊說著,一邊在心里想,這次如若拿不到訂單,我都不好再向母親開口要豬了。
   說真的,我都不知道家里還有幾頭紅毛豬呢,心里這樣想著,我眼角的淚珠涌了出來。
   聽到我的盤纏是母親飼養的豬殺了給我的,老人立馬從上衣口袋里拿出筆,又從包里拿出一張紙,寫了幾行字,折疊好遞給我說:“小伙子,你父母那么支持你創業,那我也幫你一個忙,你明天去三株制藥廠供銷科,把紙條給那個科長,說不定有用呢。”
   供銷科科長?我望著老人,心想:我遇上了貴人?
   這時候,火車到了棗莊,老人要下車了,我連忙把他的行李從上面拿下來,同時把小桌子上的半瓶酒和那包吃剩下的豬耳朵遞給他。老人搖搖手,說:“對了,你明天去的時候就帶上這個酒。”
   拿著半瓶酒,望著老人的背影,我喃喃自語:“好投緣哦。”
   剛剛走下火車的老人也在自言自語著:“趙小兵,你總不會讓我丟面子吧?要不然,往后你的西鳳酒也甭拿來了。”
   凌晨3點,車到濟南,走出車站,我忍受著幾個“招待所”大媽一次又一次的邀請,硬是在站前廣場的一處臺階上坐下,饑腸轆轆的我忍不住打開了那包豬耳朵大快朵頤起來,吃著吃著,我突然想到自己都沒問老人的姓名呢。
   吹拂著涼爽的晚風,我舍不得喝一口酒。這時候,我想到了父母。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遠在千里之外的山村里,父母還沒有入睡呢。
   “第四頭紅毛了。”
   “還有2頭呢。”
   “不知道小子這次能不能跑來訂單。”
   “睡吧,創業都是艱辛的,秋后的仔豬一只都別賣了。”
   “嗯,后山那塊山上明年也得去種上番薯,要不然青飼料不夠吃呢。”
   吃著一條條美味的豬耳朵,想著自己從小習武,向往那種大碗喝酒的江湖生活,望著手中拿著的半瓶西鳳酒,我不由得感嘆:這江湖中若是無酒暢飲,豈不似俠客劍無鋒?漁舟無歌聲?忍不住,我還是倒了一瓶蓋酒,迎著風喝了起來。
   喝著酒,我意氣風發,酒果然是江湖永恒的主題啊!
   站起身的那一刻,我覺得世界是我的。透過夜空,我仿佛看見漢武帝在長安,為霍去病率領的征西將士餞行壯色。
   第二天,當我走進三株制藥廠供銷科的科長辦公室時,還沒有開口呢,只見那科長頭也不抬,就揮揮手,不耐煩地說:“參加訂貨會去會議室。”
   我連忙從包里拿出還剩三分之一的那瓶西鳳酒,再取出昨天那個老人給我的那張紙條遞給科長,并且簡單地說了一下昨天火車上發生的事情。
   “西鳳酒?老人?”他嘀咕著站了起來,一把接過紙條,看著,嘴里說:“你碰到我老營長了……”
   老營長?我的眼前浮現出老人剛毅的神情。
   這時候,科長看著我說:“老營長能夠破例為你和我打招呼,說明你有令他喜歡的優點。但聽了你剛才的話,你的生產規模太小,根本不符合我們的供貨要求,這可讓我怎么辦呢?”
   他思索著,我也不出聲,我們就那樣站著。
   我當然明白自己的小打小鬧讓科長為難了。是啊,自己才2臺沖床呢,而且還是舊的。
   過了一會兒,科長從抽屜里拿出二個杯子,斟了酒,和我說,這西鳳酒還是我正月里拿去的呢,老營長沒有別的愛好,就好這一口。喝了一杯酒,他笑著和我說,老營長給他出了一道難題。
   我只得訕笑著,沒有說一句話,心里仿佛壓著一塊大石頭。
   “要不訂貨會結束,我協調一下拿到訂單的廠子給你一部分業務?然后你著手擴大生產規模,你看這樣會不會有問題?”
   我巴不得這樣啊,連忙一口答應,心里卻在盤算著廠房沒問題,資金有問題呢,怎么辦?又得問父母要豬去?
   趙小兵似乎看出了我的難處,他笑了笑,看著我說:“說真的,老營長條子上說的讓我幫你一下,其實,對我來說根本是小菜一碟,你資金有問題吧?既然老營長都相信你,那我先給你一個月的貨款添置設備,有了設備,你再去銀行貸款,就能周轉了。”說完話,他見我還沒有喝酒,便說道:“你怎么不喝酒呢?”
   我靦腆著端起酒杯,斟滿一杯酒,仰頭倒入口。
   隨著西鳳酒長長的回味,我心里壓著的那塊大石頭一下子落了地。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父母臉上燦爛的笑容。
   不曾想到,從此我愛上了西鳳酒。
  

共 2247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常言道:習慣低頭看路的人,貴人常在身邊。品讀流沙老師散文《西鳳酒》,對這句話便有了更深的理解。父母為了支持“我”的創業,又一次賣掉了一頭紅毛豬。懷揣賣豬的一點鈔票,再一次踏上北上濟南的列車。心事重重地看著車窗外的“我”,被老人的一聲“小伙子,這里有人坐嗎?”喚醒,從此貴人出現,“西鳳酒”上場。老人看“我”心懷不快,一杯西鳳酒推到眼前,禁不住一口下去,懷中心事緩緩道給了老人。老人聽后,眼望窗外,沉默許久之后,收起了酒,寫給我了個紙條。原來老人正是我此次想要爭取訂單的客戶公司供銷科長的老營長,而西鳳酒,便是這位科長送給老營長的。科長雖然難為,卻還是折中辦法,給了“我”此次最圓滿的結果。心理的塵埃落定,再次與科長舉杯“一杯酒入口,隨著西鳳酒長長的回味,我心里壓著的那塊大石頭一下子落了地。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父母臉上燦爛的笑容。我也想不到,從此,我愛上了西鳳酒。”作品通過小人物,小事件,從微觀落筆,樸實而接地氣的文字里,寫盡了創業人的種種不易,對人物心理的描寫入木三分。通過父母,我,老人,以及那位科長等這些看似最卑微,卻是最暖心的人物的描寫,凸顯出了人與人之間的暖暖溫情。作品文筆老道,文法渾然天成,以小見大,給讀者帶來深刻地觸動。推薦文友共賞。【編輯:雪凌文字】【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F202003190003】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雪凌文字        2020-03-10 12:18:19
  品流沙老師佳作,問候。
   同為在生意場上奔波的晚輩,同為為了一單生意而徹夜難眠的營業人,那段關于內心忐忑的描寫,深有感觸!
   只是我總是遇不到這樣的貴人,所以只能雙手匐地,緩緩而行。慚愧慚愧
著文寫詩,記錄生活,更是記錄人生!
回復1 樓        文友:一地流沙        2020-03-10 12:33:13
  雪凌老師編審辛苦,流沙粗制濫造,不堪入目。
2 樓        文友:想飛的企鵝        2020-03-10 12:54:14
  漂亮,一次邂逅竟然會帶來這樣的收獲。我在考慮,老營長和“我”喝酒的時候到底聊的什么?看來小說中的“我”有著更吸引人的一面。這篇文章讓人浮想聯翩,能夠引起深思的小說在我眼里都是好小說。佩服老師文筆,大贊。
3 樓        文友:宇藍        2020-03-10 14:55:35
  西鳳酒,聽過 沒喝過。但生活因它而引出的精彩故事學習了。
4 樓        文友:心的守望        2020-03-10 15:44:45
  西鳳酒,家鄉的酒。醇香綿長,后味足。老師的西鳳酒暖人心啊!
5 樓        文友:秦安        2020-03-10 16:12:43
  我曾在陜西呆了幾年,西鳳酒在陜西是名酒呢,可惜沒喝過,哈哈
6 樓        文友:淡泊寧靜社        2020-03-12 14:26:13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審核組申報!
淡泊寧靜社
共 6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