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人生家園 >> 短篇 >> 雜文隨筆 >> 【家園】老頭體檢(隨筆)

編輯推薦 【家園】老頭體檢(隨筆)


作者:退休翁 布衣,468.6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69發表時間:2020-03-10 14:18:23
摘要:都說生病走了的是嚇死的,此話不假。“難得糊涂”好!


   老頭體檢
  
   頭兒心善,毎年都安排退休職工做體檢。
   缺席過兩次了。什么原因也沒有,就對那破事兒提不起興趣。
   七老八十的人,讓那些個儀器折騰來折騰去,凡身肉胎,你拗的過它么?不挑岀你點毛病來,豈不壞了高科技的名聲?
   都說生病走了的是嚇死的,此話還真不假。我就信奉揚州那個板什么橋先生說的:“難得糊涂”。
   又通知體檢了。想想這幾年單位那些年齡排我前面的溜的也快差不多了,還有不講規矩插隊到前面走了的都有。我這個超標國人“平均壽命”的人到底還能扛多久呢?為了那些個雞毛蒜皮的“未盡事宜”能得到及時處理,我決定今年要去檢一回。
   單位退休千人之多,退管干部按姓氏筆劃排了隊,分批赴檢。
   一大早,餓著肚皮趕到醫院。腿腳慢了半拍,單位退休人已到了大幾十了。因為不住單位家屬小區,平日與大家也難得見面,趁此機會狐朋狗友相遇,熱情招呼的不少:
   “老頭你還在呀,你那批朋友在那邊等你去開會呢!”
   我氣量大,不跟他們生氣。
   見曾經看著穿開檔褲的小屁孩也加入退休體檢了,立馬便有些趾高氣揚:我就是還在,不行么?
   抽血,一根膠管,上臂一扎,臂彎處“啪啪”打它幾下,手起針落,又穩又準。
   這丫頭好狠,抽我三管血,我這邊心痛的不行,她連眼都不眨一下。心想日后準是個干大事的料,佩服!
   彩超,那“床”就一尺寬,躺上去,右側,肚皮上被涂的滑溜滑溜,那棒槌壓過來按過去的,幸好肚皮下沒長肋骨,不然非弄個骨折不可。要朝左側了,白大褂順勢推了一把,算我樁子穩,要不就嘴啃泥趴地上了。
   冒岀個念頭:假摔,碰瓷一回,訛幾斤豬肉錢應該沒問題,誰叫你不弄個寬點的臺子?
   測血壓,天有點涼,醫生沒讓脫薄毛衣,手伸進去,一陣緊,那個大數字達到了162。本人醫盲,什么舒張壓收縮壓搞不懂。
   “老伯,您高血壓?”
   “不會吧,有低血壓前科。”
   “情緒影響血壓的,您別緊張啊!”
   緊張?你好有味!我都到視死如歸的年紀了,量個血壓至于會緊張嗎?
   脫了毛衣袖再量,140。醫生說機子沒問題,那還是我有問題?
   胸片檢查我倒真有些做賊心虛,幾十年的吸“毒”史,就擔心肺部會照岀幾顆尼古丁啊。醫生送我進去,手叉腰,下巴抬起,貼緊。他剛關門岀去,擴音器就說“好了”。
   問他怎么樣?他回答:不怎么樣。
   是好是壞夠你去捉摸的。
   內科檢査,整個體檢過程遇到的年齡最大的白大褂,五十來歲個小老頭,鼻子上挎副金邊,很有主任范兒。
   “老人家今年多大年紀了?”
   單子上早明碼標價了,還明知故問,套近乎嗎?
   “不好意思,退休后稀里糊涂打發日子,也記不清了。反正有個五還有個七,五十七還是七十五都可以的。”
   邊笑邊聊邊操作,聽筒在前胸后背輪番按壓,手又在胸前叩了幾下,還記錄了曾經爛尾炎手術等等“歷史問題”。要走時,我不妨又開了玩笑:還要熬多久呢?
   白大褂大笑:你這個老人家呀,有你熬的啊!
   以前體檢結果醫院是統一送達單位,去取時看不懂也沒地方問,于是我要求自已來醫院取結果,方便咨詢。
   兩天后,電話通知取報告。逐頁翻看,似乎都有問題。查看醫生建議一欄,卻又無一例外寫著“無需治療”。大把年紀的人,被怱悠了一把,其次還浪費了單位幾百塊錢,躭誤我半天工。
   回家路上,痛下決心:明年,后年,后后年,后后后后年,打死我也不去了!
  

共 1282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篇隨筆,幽默風趣的語言,生動詳實的敘述,退休老人在醫院體檢的全過程,醫生的操作,還有自己的感悟。體檢結果沒有問題,這個七十五歲的退休老人竟有被怱悠的感覺。其實體檢是對退休老人的關心,體檢結果沒有問題是很好的事,如果有問題就要及時就醫。感謝發文分享,推薦閱讀共賞!【編輯:秋覓】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秋覓        2020-03-10 14:19:45
  幽默風趣的語言,生動詳實的敘述,退休老人在醫院體檢的全過程,有自己的獨特感悟。感謝賜稿,期待更多精彩!
秋覓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