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漁舟唱晚 >> 短篇 >> 雜文隨筆 >> 【漁舟】生命相托,祖國我在(隨筆)

精品 【漁舟】生命相托,祖國我在(隨筆)


作者:回味 舉人,5303.2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177發表時間:2020-03-07 23:05:19
摘要:他們,在醫院最艱難的時刻伸手相助。他們,在疫情最艱難的時刻不講條件,不計代價,巾幗不讓須眉,用自己的血肉之軀迎難而上走在抗疫的最前沿。她們,用行動詮釋了最初的誓言——健康所系,生命相托。

【漁舟】生命相托,祖國我在(隨筆)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了庚子年春節的節奏。
   新冠肺炎的快速蔓延,直接導致武漢封城,全國的疫情防控不斷攀升。
   病毒肆虐,我們的城市遠離武漢2600多公里,短短幾日,疫情狀況就變得十分令人擔憂。大家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靜止,不訪友,不聚會,不出門。只有那些勇敢的白衣戰士,在除夕夜悄悄地離開了家,踏上了飛往武漢的飛機。
   一場空前的防疫戰打響了。疫情就是命令,取消假期,歸隊工作。這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更是生與死的戰場。
   我們醫院規模不大,卻是發熱病人的定點醫院。醫院全天開放發熱門診,時時刻刻都處于緊張的備戰狀態。在這一刻,我們的護理團隊在總護長張艷彬的帶領下,積極響應號召,全力以赴奔赴抗疫第一線。她們,有經歷過“非典”戰役的老戰士,更有剛剛參加工作的新兵,誰都不當孬種,紛紛主動要求上“前線”。
   疫情緊急,護理部主任張艷彬除了安排護理人員正常的出診工作,還要做出發熱門診的人員調整以及外勤人員備戰狀況,隔離人員的生活起居。時間短,任務重,她干脆搬進了辦公室居住。為了全面做好護理管控工作,她陪著大家一起堅守在自己的陣地上。在她的帶領下,全院一線護士總共七十四名,六十名護士落筆寫下了請戰書。她知道,她們簽下的不止是一份請戰書,而是一份承諾,更是一份勇氣與擔當。
   發熱門診就是醫院抗疫的最前沿。五十九歲的劉英護士長在請戰書中寫到,我有豐富的臨床消毒隔離的工作經驗,保證完成領導交給我的各項任務,履行一名護士的職責。我是黨員理應沖鋒在前,望領導批準!這個馬上就要退休的老兵,再一次扛起了最重的擔子。
   冬春交替,是北方流感多發的季節,再加上新冠肺炎患者的不斷攀升,發熱門診的工作量與危險性不斷加大。為了保護好出診的醫生和護士,消毒隔離成為重中之重。越是經驗十足,她越是多了幾分擔心。每天,她都會幫著大家穿好防護服,戴好防護口罩,手套雙層,腳上套上過膝的腿套。她反復檢查兩次,才會安心地讓大家走進隔離區。
   最初的幾天,她擔心剛剛來發熱門診值班的大夫和護士們不熟悉環境,連續一周沒有回家,全天二十四小時在門診陪同出診。一套防護服穿在身上,再帶上有點分量的防護面屏,嘴上扣上一個捂得嚴嚴實實的防護口罩,窒息感撲面而來。因為負重,她的額頭總是掛著汗水;因為責任,她堅持著,砥礪前行。
   N多天過去了,她飛快的步伐變得有些遲緩,她的笑容看上去更多的是疲憊。可是,發熱門診從開診到收治疑似病人,工作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她用行動感染著身邊每一個人,她的科室,全體護理人員上交了請戰書,她們全部留在了抗疫第一線,成為堅守一線的優秀團隊。
   程雷,這個與劉英護士長并肩工作十年的年輕護士,平時寡言少語,臉上總是掛著憨憨的微笑。她,業務過硬,多次配合急診室醫生參加搶救工作,受到醫生和患者家屬的一致好評。她沒和丈夫商量,悄悄地遞交了請戰書。“堅決服從組織安排,24小時待命,隨叫隨到。”簡單的語句帶著醫者堅定的信念。
   她的丈夫陳東林是醫院的呼吸內科的醫生,他們幾乎同時上交了請戰書。程雷交到了護理部,陳東林交到了醫務科。這一對夫妻相互隱瞞,卻在同一天出診發熱門診時相遇了……
   陳東林醫生作為第五批黑龍江省援鄂醫療隊的一員,2月15日奔赴武漢。他們來不及說上一句安慰的話,因為那一天程雷還在發熱門診值班。
   他們不怕病毒嗎?怕!他們不怕死嗎?怕!可是,他們都有一顆救死扶傷,大愛無疆的醫者仁心。
   可能很多人不清楚,一個區直醫院,在抗疫戰中,他們在做什么?承擔著什么樣的任務?
   我們,是社區百姓的第一道防線。在我們轄區內每出現一個確診病例,他的運送以及和他密接的人群隔離等一系列的工作都要我們來完成。我們做的是最基層的工作,是一支走進百姓社區的醫療隊伍。
   2月3日,道外區成立突擊小分隊,負責轉運發熱病人,以便于早隔離,早確診,早治療。外科護士長陳志宇率先奔向第一線。這支隊伍由兩名醫生和三名護士組成。他們,負責全區發熱病人的轉送和消殺工作。
   第一次出任務,大家都有點緊張,額頭溢滿了汗水,防護鏡總是有點模糊不清。
   這是一對父女。女兒癥狀明顯,發熱,咳嗽,無力。父親一直在照顧著發熱的女兒,因為擔心,情緒極度焦慮。他們,一邊幫著他們做好防護,一邊在交談中緩解緊張的情緒。送至醫院后,他們一直陪在這對父女的身邊,掛號,采血,做CT。CT顯示新冠肺炎的可能性極大。這時候,兩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病人留觀,他們一起返回駐地。他們在忐忑中等待著檢測結果。
   “你們昨天運轉的病人,父女倆都已經確診了,是新冠肺炎。”聽到這個消息,他們只是怔了一下。然后彼此安慰地笑了,病毒,不過如此罷了。
   除了轉運病人的工作,突擊小分隊還負責入戶消毒。每次接走病人,他們就背上四十多斤重的消毒桶,給患者住宅進行第一次消殺。在多天的消殺過程中,第一次是最危險的。他們一邊撤離,一邊消毒,工作強度和感染疾病的危險可想而知。
   在這個小分隊里,有一名醫院臨時招聘的護士,她是中西醫結合科的王晶。這個看上去比較高大的“女孩子”,卻是一個極為細膩穩重的女子。她在返崗工作的第二天(大年初三)就給護理部上交了請戰書。她在請戰書中寫到“不怕犧牲,不講代價,不辱使命,不負重托。”鏗鏘有力的語言,透露出一個三十六歲護士的高尚情懷。
   不過,她走向第一線,是背著父母做的決定。她從小就體弱多病的,是父母手心里的寶。當父母收到她去突擊小分隊的消息時,她已經整裝待發。她害怕看到媽媽落淚,只是簡單地在微信上給媽媽留言,“我們的城市還是相對安全的,放心吧,老媽,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更不會給你們丟臉。你們安心在家,等我的好消息。”
   幾天的工作下來,因為她適應能力比較快,領導分配給她一個艱巨的任務——負責管理小分隊的防護物資。疫情期間防護物資緊缺,這個站點需要一個好管家。從一個口罩到一件防護服,每一樣物品都需要登記建冊。然后,再把每天的使用物資登記后減除。在滿足使用的同時還要及時匯報物資庫存,準確提示調運物資的時間,保證小分隊有個良好的工作狀態。
   她,工作細心,求實,一絲不茍,臨危不亂。每一次小分隊出勤,王晶就會拿著大家需要的物品樓上樓下的奔走。和大家一起出任務的還有兩名警務人員,他們缺少醫療保護意識。每一次都要幫著他們把防護服穿好,然后檢查有沒有紕漏,反復檢查后,才放心讓他們走出去。趕上她的班,她都是提前1小時就把自己包裝好,留下幫助別人的時間。她,每天如此,從不懈怠。
   在哈爾濱市確診病例激增的一周,王晶幾乎徹夜不眠。她的臉和脊背起了一片片的濕疹,兩個腳踝像是套上了一個橡膠圈,腫得看不出原型。晚上忍著疼痛給媽媽發視頻,她總是強作歡顏。想家,想爸媽,想吃媽媽做的飯菜……突擊隊里最年輕的護士呂娜剛剛新婚,她們倆只要湊在一起,說著說著就會一起偷偷地哭一場。可是,當任務派下來的時候,她們又生龍活虎了。
   王晶,庫存檔案清晰明了,出勤時總是沖在前面,就連最重的消毒桶她也背過,四十斤的重量壓在一個小女子的肩上,可想而知的難。她,每一項工作都是認認真真地去完成,突擊隊帶隊領導被她感動了,見到她就忍不住地夸,“這個丫頭好,真好!工作踏實。”
   得到認可,王晶并沒有驕傲,而是帶病堅持工作。孫院長和王院長同護理部張主任商議,決定把她撤回醫院調整。她卻堅定地說,這里的工作我最熟悉,現在是疫情最緊張的時候,換人會耽誤大家出任務的速度。
   她,留了下來。第二批人員來了,她依然堅守在第一線。
   有人說,災難就像一面鏡子,能夠照出人的靈魂、境界與高尚。我們的護理團隊是一支經得起考驗的隊伍,他們有擔當,有水平。他們,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打造出護理人員最不平凡的一面。
   五十五歲的婦產科劉萍護士長從容上陣了,年輕護士侯緒微,郭新請戰出征。他們是老帶新團隊,不過,他們堅守的隔離賓館是人數最多,病患最復雜的。不訴苦,不抱怨,少說話,多行動。兩個年輕的孩子幾乎承擔了所有的繁雜事務,測溫,送餐,收拾雜物,清潔,消毒……他們身上的防護服緊緊地裹著淌汗的身體,眼睛總是被熱氣模糊著。他們,不知道哪一個隔離觀察的密接人員會成為下一個確診病例,他們來不及說害怕……一天下來,小腿腫脹,一直延至膝蓋。劉護士長幾次看到小侯偷偷地在哭,她的兵,她知道,這是個有韌性又熱愛本職工作的女孩子,這個時候,絕對不會退縮的。
   郭新這個大男孩,平時嘻嘻哈哈的,是科室的調節劑。在大疫面前,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有擔當的男子漢。他背著消毒桶,每天要給上百個房間進行消毒,他的雙肩留下了兩條暗紫色的壓痕,衣服搭上去都會隱隱作痛。在家過慣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在這里,他既是醫護人員,又是大家的保護者。一天走下來,不大的空間,卻走出上萬步,而且是負重前行。
   累嗎?
   嗯,累。
   想家了嗎?
   嗯,想。再怎么想,也要把這場仗打贏了……
   在前線呆了十四天,郭新臉上的微笑看上去多了幾分滄桑。他說,當疫情來臨,當自己真的走進那些焦慮恐懼的隔離人員時,他感覺在那一瞬間自己就長大了,好好活著,學會感恩,我們能健康地生活在一起,多好啊!
   一場無情的大疫,帶給我們的不止是痛苦,還有成長與反思。
   在這個護理團隊里,迎難而上的例子舉不勝舉。在發熱門診剛剛堅守24小時,護理完疑似病人的袁晶,取消調假,到突擊隊報到。陳志宇護士長調整后,再次出征。在疫情阻擊戰最艱苦的時刻,他們滿懷激情,不畏生死,勇往直前。他們,沒有辜負這個美好的時代,更沒有辜負肩上的使命。
   也許,他們在社會中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但是,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家庭不可缺少的頂梁柱。他們帶著責任和使命站在最危險的陣地上,他們本著自己的職責與奉獻成為這個城市最美麗的逆行者。
   由于新冠肺炎的隱匿性,加大了防控難度,拉長了防控戰役的時間,這種狀況導致防控物資極度短缺。口罩成了這個新年最熱的話題,防護服更是一件難求。沒有號召,更沒有什么動員,護理人員再一次沖上前去。護理部張艷彬主任率先購買了免洗凝膠直接郵到了醫院。護理部干事王淑輝,因為自己懷孕不能和大家一起奔赴一線,個人購買價值一萬六千元的防護物資捐獻給醫院。中西醫結合科護士長高巖,把本來賣給家人的口罩捐獻給了醫院。劉莉護士長看到鞋套使用量極大,自行購買1000只送到了醫院。在她們的帶動下,護理人員們齊上陣,醫院缺什么,她們就去想辦法買什么。平時都是管家好手的女人們,此時卻揮金如土了。
   他們,在醫院最艱難的時刻伸手相助。他們,在疫情最艱難的時刻不講條件,不計代價,巾幗不讓須眉,用自己的血肉之軀迎難而上走在抗疫的最前沿。她們,用行動詮釋了最初的誓言——健康所系,生命相托。
   漫天的飛雪覆蓋了北國大地,這是預示著豐年的春雪。此時,武漢的櫻花已經盛開,它們依舊嬌媚絢爛。九州一心,能者皆竭力。我們相信,這場抗疫阻擊戰一定會迎來最終的勝利。武漢,終會重啟它的繁華與美麗。當國泰民安時,勝利屬于武漢,更屬于我們這個拼搏奮斗的護理團隊。

共 4351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生命相托,祖國我在,一篇十分厚重大氣的文章。在疫情最艱難的時刻,總會有這么一群無私忘我的人挺身而出,她們舍小家為大國,不辭勞苦,胸懷大愛。文章主要描寫了哈爾濱道外社區的醫務突擊小分隊在疫情爆發時期的治療與護理情況,作者下筆簡潔而有力量,透過敏銳的觀察,將人物與事跡穿插在一起,形成一張網,透過筆觸傳達出了每個人的畫像。忙碌的日常,不停地負責運轉病人,接待確診病例……在災難面前,白衣天使顯示出了極高的職業素養與精神的境界,我們歌頌這些一線的堅守者。春天會發生,疫情會過去,同樣的醫護人員的付出也需要被銘記。【編輯:柳約】【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090007】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柳約        2020-03-07 23:09:10
  值此全國全球團結一心對抗疫情之際,醫務人員,救援人員以及為大家提供了生活保障和支持的服務人員都是英雄,都值得被描寫,被歌頌。
一笑寂寥空萬古,三分明月照大江。
回復1 樓        文友:回味        2020-03-07 23:23:47
  速度真快,感謝!最近被單位抓差了,可能都要寫一些關于防疫戰的文字,辛苦柳約!
2 樓        文友:最美的詩意        2020-03-10 23:16:54
  我崇拜的文友不寫作了,每天都跟失戀的人一樣難受,看了您的文字心情好多了,您和他文風很相似。
最美的詩意
3 樓        文友:八千歲        2020-03-12 11:35:00
  “生命相托,祖國我在”咋一看這標題我以為是高大上的那種文章,要不是對作者人品與文品的了解,這篇以描寫幾個普通醫護工作者簡單卻明亮的靈魂,以及他們平凡卻英雄的人性的光輝就失之交臂了。作者文中并非都是頌詞,而是娓娓道來的素白,似乎一位玉雕大師遇見一塊稀世碧玉那般淡然,卻霍然間胸有成竹。于是倒覺得此文,此標題合適!
4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20-03-15 15:14:02
  懷才抱器2459962830
5 樓        文友:聆聽花香        2020-03-25 12:37:36
  我來走走,這個文還是不錯的,挺振奮,挺感人。
聆聽花香
共 5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09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